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天官赐福124】了死结

01

这之所以是个死结,是因为这个情境里的每个人的作为都合情合理。连身在局外的人都不能轻描淡写地说“当初要是……就好了”,更别提当局者们。

就目前来看,悲剧的起源是白话真仙。烂嘴怪死缠烂打,于是师无渡为了保护弟弟而交换了双玄的命格,于是贺玄一家惨死,于是贺玄堕入鬼道修炼成绝,于是地师明仪惨死且被黑水冒名顶替,于是黑水潜伏于上天庭成了风师的挚友——于是有了今天。

昨日因得今日果,这无可争辩,更何况他们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罪孽深重的命丧黄泉,可清白无辜的也魂飞魄散。本来受害人何其无辜,如今为了报复已是血债累累;可偏偏复仇的对象清清白白,平白背上血海深仇。罪魁祸首死了个干净,留下的人相对无言...

【银魂|真人电影】好基友一生一起走

期待已久的《银魂》真人版,看完马上写了这篇repo。涉及剧透,所以慎入。


全部看下来还原度是没问题的,完完全全的银魂风格,自嘲、恶搞、马赛克、插科打诨,当然其中最还原的当属定春。


剧情相较TV版和剧场版有一点改动,个人觉得改动的地方更合情理,也更有意思。红樱篇是幼驯染三人组矛盾爆发的第一个小高潮,不看后期剧情按着顺序看的话大概无法透彻理解三个人之间的恩怨,顶多就觉着高杉晋助是个中二病师控,为了报复甚至不惜丧心病狂地坑同门师兄弟。TV版也好剧场版也好,武力冲突爆发的重点都在银桂怒砍春雨,而真人版居然删掉了银桂并肩的打戏,取而代之的是银高之间的搏斗。...


存图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九)

10

白泽飞在地狱被烈火与血污映得一片污浊的空中,一眼望过去极为突兀。

八热地狱的主调就是火海,八个地狱的火焰依次更加灼热。等到了无间地狱,白泽觉得自己简直被烤成了咸鱼干,一身白毛几乎要被燎成焦黑色。

但他又不能恢复人形,毕竟底下烧着的是货真价实的红莲业火,如果掉下去就真的只能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了。他的体质到底不同于亡者,为免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是小心为妙。

传说中的阴风呢,来一阵给他降降温也好啊。白泽一边默默抱怨,一边小心翼翼避开了差点烧着他毛茸茸长尾的火舌。也许是给身为吉兆的他一点儿面子,一阵阴风如白泽所愿凭空卷起,把他吹得没法儿在空中稳住身形。风助火势,底下的火舌也随之疯狂舞动起来...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八)

09

鬼灯在厨房里煎蛋和培根,白泽睡眼朦胧地从他身后经过。

“怎么这么早啊……”

“嗯,早安,白泽先生。”

白泽洗漱的时候鬼灯已经把早餐全部端上了餐桌,他坐在桌边打开了手机,再次确认日期。确认无误,鬼灯对这个日期的印象无比深刻,因为他曾经在这一天目睹白泽死在他面前。

不得不说鬼灯的适应能力十分强悍。他从确认自己回到了自己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点起,便全盘接受了一切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情。他尝试寻找过打破现状的方法,但无一例外没什么效果,于是他确信自己没办法摆脱这种诡异的处境。既然逃不掉,那就权当这是一次机会。也许是上天垂怜,赐予了他一次挽回白泽性命的机会也说不定呢。

白泽洗漱完也坐到...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七)

08

鬼灯从无意识的黑暗中惊醒,他惊诧于包围住他的温热气息,不假思索地把正与他无限接近的人一把揽进了怀里。

失而复得的喜悦汹涌地淹没了他一切来不及思索的疑问,映入他视野的脸已经足够击垮他的理智。鬼灯抱着白泽,像是要把他勒死在怀里那样凶猛,他甚至藏不住声音里的战栗:“白泽先生……”

被抱住的人本意是想惊吓熟睡的鬼灯,但在此之前他反而被鬼灯突如其来的热情惊吓到了。他手足无措地挣扎,但挣不开那铁箍一样的怀抱,于是他只能喊叫:“加加知!”

鬼灯的怀抱陡然僵住。怀里的人趁机挣开了松懈下来的禁锢,他伸手揉了揉被鬼灯的骨头硌得生疼的手臂,皱着眉抱怨:“你是不是梦还没醒?”

几乎胀破心脏的狂喜被一桶...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六)

07

镜子里的年轻男人一身刚从葬礼回来的打扮,眼角带着点没来得及褪去的红。他抬起手整理自己有点歪斜的领带和衬衫领子,一丝不苟,像是每一个上班前的早晨所做的。

一只手拂上了镜面,隔着冰冷的无机质抚摸年轻男人无意识蹙起来的眉头,指尖顺着他短剑一样锋利的眉滑到被过长刘海掩盖的耳朵,又向下描出他的脸部轮廓。

“啧,傻瓜。”

年轻人转身从镜子前走开,一边的浴缸里哗哗流淌的热水冒出白蒙蒙的水蒸气,他身后的镜子上蒙着一层水雾。

从镜子里注视着年轻男人的眼睛移开了视线,那人像是在观看一部故事情节烂熟于心的电影,知道即将出现讨厌或者不忍心再看的镜头,忍不住把头扭开。等他再看的时候,一身黑色西装的年轻人...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五)

06

加加知结束了上午的最后一项任务,和他的同事结伴一起打算去附近的拉面店吃午饭。

他们一路上讨论着店里推出的新菜色,没多久就到了拉面店的马路对面,他们只消再过一道天桥。不远处忽然传来尖锐得让人神经一紧的刹车声,他们附近的人群纷纷停下脚步,有人尖叫,有人大声喊“叫救护车”“报警”,更多的人陆续围拢过去。

鬼灯也想过去,但他刚打算迈步就被同事拽住了。“马上要吃饭了,就别去看那么血腥的画面了吧?”

“至少要叫救护车,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说不定还能救回来。”

“那么多人围过去了,肯定有人已经打电话了。”

“就是啊,加加知,快走吧,我们要饿死啦。”

鬼灯皱了皱眉头,还是走上了天桥。他不知...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四)

*有车,慎入


05

鬼灯站在玄关,白泽还没来得及tuo下围裙,迎上去接过他的公文包。白泽看见他一副失神的模样,还以为他因为早上迟到在公司挨训而没精神,便笑着问他:“是不是全勤没有啦?”

鬼灯含糊地嗯了一声。

“那也没必要这么难过吧,不是还有下个月?”

“啊,也是。”

鬼灯跟着白泽走到餐桌边上,面前俨然是一桌丰盛的晚餐。餐桌正中一个被罩住的餐盘,白泽得意洋洋地向他炫耀:“猜猜是什么。”

鬼灯嗅了嗅,只猜到是肉类,于是摇摇头:“不知道。是什么?”

白泽拉他坐下来,自己站着,大厨一样的架势打开罩子:“锵锵!牛排哦——是不是很惊喜!”

鬼灯听到“牛排”,不合时宜地想到某偶蹄目神兽...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三)

04

鬼灯在公寓的门口徘徊再三,最后终于把钥匙插进了锁孔。


他早上在厨房里磨蹭了半天,直到听见白泽关门离开的动静才出来。白泽说鬼灯再不出门要迟到,可鬼灯甚至不知道自己上班的地方在哪里。好在辅佐官长年以来养成了记录的好习惯,他去自己卧室的床头柜翻抽屉,果然看见了自己惯用的笔记本。可是笔记里记录的不是他这次现世考察的完整规划和行程,而是日记。

笔迹倒是熟悉,可看内容却不像鬼灯一贯严谨翔实的风格。这本日记八成是被当作备忘录使用的,内容相当随意,每一条都简短得只有几句话,平铺直叙得完全没有文采可言。按照日期往前追溯,时间跨度大概两年。鬼灯稍微想了一下,把本子翻到了扉页的反面,这儿...

1 / 6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