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存图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九)

10

白泽飞在地狱被烈火与血污映得一片污浊的空中,一眼望过去极为突兀。

八热地狱的主调就是火海,八个地狱的火焰依次更加灼热。等到了无间地狱,白泽觉得自己简直被烤成了咸鱼干,一身白毛几乎要被燎成焦黑色。

但他又不能恢复人形,毕竟底下烧着的是货真价实的红莲业火,如果掉下去就真的只能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了。他的体质到底不同于亡者,为免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是小心为妙。

传说中的阴风呢,来一阵给他降降温也好啊。白泽一边默默抱怨,一边小心翼翼避开了差点烧着他毛茸茸长尾的火舌。也许是给身为吉兆的他一点儿面子,一阵阴风如白泽所愿凭空卷起,把他吹得没法儿在空中稳住身形。风助火势,底下的火舌也随之疯狂舞动起来...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八)

09

鬼灯在厨房里煎蛋和培根,白泽睡眼朦胧地从他身后经过。

“怎么这么早啊……”

“嗯,早安,白泽先生。”

白泽洗漱的时候鬼灯已经把早餐全部端上了餐桌,他坐在桌边打开了手机,再次确认日期。确认无误,鬼灯对这个日期的印象无比深刻,因为他曾经在这一天目睹白泽死在他面前。

不得不说鬼灯的适应能力十分强悍。他从确认自己回到了自己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点起,便全盘接受了一切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情。他尝试寻找过打破现状的方法,但无一例外没什么效果,于是他确信自己没办法摆脱这种诡异的处境。既然逃不掉,那就权当这是一次机会。也许是上天垂怜,赐予了他一次挽回白泽性命的机会也说不定呢。

白泽洗漱完也坐到...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七)

08

鬼灯从无意识的黑暗中惊醒,他惊诧于包围住他的温热气息,不假思索地把正与他无限接近的人一把揽进了怀里。

失而复得的喜悦汹涌地淹没了他一切来不及思索的疑问,映入他视野的脸已经足够击垮他的理智。鬼灯抱着白泽,像是要把他勒死在怀里那样凶猛,他甚至藏不住声音里的战栗:“白泽先生……”

被抱住的人本意是想惊吓熟睡的鬼灯,但在此之前他反而被鬼灯突如其来的热情惊吓到了。他手足无措地挣扎,但挣不开那铁箍一样的怀抱,于是他只能喊叫:“加加知!”

鬼灯的怀抱陡然僵住。怀里的人趁机挣开了松懈下来的禁锢,他伸手揉了揉被鬼灯的骨头硌得生疼的手臂,皱着眉抱怨:“你是不是梦还没醒?”

几乎胀破心脏的狂喜被一桶...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六)

07

镜子里的年轻男人一身刚从葬礼回来的打扮,眼角带着点没来得及褪去的红。他抬起手整理自己有点歪斜的领带和衬衫领子,一丝不苟,像是每一个上班前的早晨所做的。

一只手拂上了镜面,隔着冰冷的无机质抚摸年轻男人无意识蹙起来的眉头,指尖顺着他短剑一样锋利的眉滑到被过长刘海掩盖的耳朵,又向下描出他的脸部轮廓。

“啧,傻瓜。”

年轻人转身从镜子前走开,一边的浴缸里哗哗流淌的热水冒出白蒙蒙的水蒸气,他身后的镜子上蒙着一层水雾。

从镜子里注视着年轻男人的眼睛移开了视线,那人像是在观看一部故事情节烂熟于心的电影,知道即将出现讨厌或者不忍心再看的镜头,忍不住把头扭开。等他再看的时候,一身黑色西装的年轻人...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五)

06

加加知结束了上午的最后一项任务,和他的同事结伴一起打算去附近的拉面店吃午饭。

他们一路上讨论着店里推出的新菜色,没多久就到了拉面店的马路对面,他们只消再过一道天桥。不远处忽然传来尖锐得让人神经一紧的刹车声,他们附近的人群纷纷停下脚步,有人尖叫,有人大声喊“叫救护车”“报警”,更多的人陆续围拢过去。

鬼灯也想过去,但他刚打算迈步就被同事拽住了。“马上要吃饭了,就别去看那么血腥的画面了吧?”

“至少要叫救护车,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说不定还能救回来。”

“那么多人围过去了,肯定有人已经打电话了。”

“就是啊,加加知,快走吧,我们要饿死啦。”

鬼灯皱了皱眉头,还是走上了天桥。他不知...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四)

*有车,慎入


05

鬼灯站在玄关,白泽还没来得及tuo下围裙,迎上去接过他的公文包。白泽看见他一副失神的模样,还以为他因为早上迟到在公司挨训而没精神,便笑着问他:“是不是全勤没有啦?”

鬼灯含糊地嗯了一声。

“那也没必要这么难过吧,不是还有下个月?”

“啊,也是。”

鬼灯跟着白泽走到餐桌边上,面前俨然是一桌丰盛的晚餐。餐桌正中一个被罩住的餐盘,白泽得意洋洋地向他炫耀:“猜猜是什么。”

鬼灯嗅了嗅,只猜到是肉类,于是摇摇头:“不知道。是什么?”

白泽拉他坐下来,自己站着,大厨一样的架势打开罩子:“锵锵!牛排哦——是不是很惊喜!”

鬼灯听到“牛排”,不合时宜地想到某偶蹄目神兽...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三)

04

鬼灯在公寓的门口徘徊再三,最后终于把钥匙插进了锁孔。


他早上在厨房里磨蹭了半天,直到听见白泽关门离开的动静才出来。白泽说鬼灯再不出门要迟到,可鬼灯甚至不知道自己上班的地方在哪里。好在辅佐官长年以来养成了记录的好习惯,他去自己卧室的床头柜翻抽屉,果然看见了自己惯用的笔记本。可是笔记里记录的不是他这次现世考察的完整规划和行程,而是日记。

笔迹倒是熟悉,可看内容却不像鬼灯一贯严谨翔实的风格。这本日记八成是被当作备忘录使用的,内容相当随意,每一条都简短得只有几句话,平铺直叙得完全没有文采可言。按照日期往前追溯,时间跨度大概两年。鬼灯稍微想了一下,把本子翻到了扉页的反面,这儿...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二)

03


鬼灯很少喝醉,喝到不省人事则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他自信于自己做事的分寸,其中当然包括喝酒。他喝得多的前提是他的酒量大;他知道自己和某个酒鬼的区别,所以他不会让自己像一滩没有尊严的烂泥一样瘫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会让自己因为喝酒喝到身体不适。不然那个酒鬼烂醉如泥或者捂着胃喊痛的时候他要怎么一边让他靠在肩上一边嘲笑他呢?

“人生……人生得意需尽欢,嗝……你这种小鬼不懂啦,不懂。”酒鬼在他的怀里大放厥词,一张嘴一股酒糟味儿扑面而来,鬼灯恨不得能直接把他从怀里扔出去。

“小鬼吗?”鬼灯嗤笑一声,调整姿势把酒鬼搂住,方便自己在他的脖子上磨牙。尖尖的鬼牙压在奔流着炽热血液的颈动脉上...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一)

*OOC预警

*私设如山

*鬼白交往前提


00 引言

那个人笑起来的样子真是讨嫌。笑得连那双眼都眯成缝,这样一来,谁也不知道那双眼睛是否也在笑,没人知道他笑的时候在想什么。可他不笑的时候,那双眼睛黑漆漆的像是深不见底的古井,那里面仿佛潜藏着无尽的空虚。

他如同凝视着虚空里的某物,头枕在手臂上,嘴唇一开一阖。

在说什么呢,为什么听起来如此遥远。

努力辨认着,还是只捕捉到了末尾的只字片语:“……太短暂了啊。”


01


他感觉到了令人放松的暖意。被褥松松软软地包裹着他,触感柔软干燥,他觉得自己似乎躺在了阳光直射下的云朵里...

1 / 6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