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年轻时候的菊比古,最爱他这种狐狸一样狡黠的表情。可事实上这人一辈子也没多少时候能这么开心,助六走得太早了,没有谁再能让他如此开怀。

补番的时候发现更新卡在了一个很微妙的地方并且下一次更新遥遥无期QAQ按现在的走势实在很怕吃刀子,特别想求一个HE。中途看到小福给夜斗和日和结缘心里咯噔一下,仿佛吃了一大口糖,战战兢兢生怕糖里有玻璃渣ORZ

与日和的相遇是夜斗和雪音成长的起点,也是他们缘分的起点。疲于奔命的落魄神和叛逆期的新手神器在日和的陪伴下彼此帮助互相鼓励,逐渐向着理想的模样转变。只是不知道终点在哪里——成长没有终点,可是缘分有。

小福为夜斗和日和亲手缔结了缘分,虽然说由于小福的体质原因她沾啥啥倒霉,但唯独希望这段缘分例外。他们的相遇即是缘分的开始,那时候又是哪位神明心血来潮将他们命运的红线结到了一处呢?

不知如何开始...

【元气少女缘结神】风雪夜谈

  • 耽美向,自备避雷针

  • 恶罗王*巴卫

  • 背景是恶罗王和在雪山遇难的毛利雾仁相遇


    是谁,胆敢闯进这片数百年都无人踏足的黑暗?


    你说你迷路了?哈哈,迷路到这种鬼地方,你死定了。


    你说求我给你指路?可笑,你也不想想,我如果知道怎么出...

【天官赐福124】了死结

01

这之所以是个死结,是因为这个情境里的每个人的作为都合情合理。连身在局外的人都不能轻描淡写地说“当初要是……就好了”,更别提当局者们。

就目前来看,悲剧的起源是白话真仙。烂嘴怪死缠烂打,于是师无渡为了保护弟弟而交换了双玄的命格,于是贺玄一家惨死,于是贺玄堕入鬼道修炼成绝,于是地师明仪惨死且被黑水冒名顶替,于是黑水潜伏于上天庭成了风师的挚友——于是有了今天。

昨日因得今日果,这无可争辩,更何况他们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罪孽深重的命丧黄泉,可清白无辜的也魂飞魄散。本来受害人何其无辜,如今为了报复已是血债累累;可偏偏复仇的对象清清白白,平白背上血海深仇。罪魁祸首死了个干净,留下的人相对无言...

【银魂|真人电影】好基友一生一起走

期待已久的《银魂》真人版,看完马上写了这篇repo。涉及剧透,所以慎入。


全部看下来还原度是没问题的,完完全全的银魂风格,自嘲、恶搞、马赛克、插科打诨,当然其中最还原的当属定春。


剧情相较TV版和剧场版有一点改动,个人觉得改动的地方更合情理,也更有意思。红樱篇是幼驯染三人组矛盾爆发的第一个小高潮,不看后期剧情按着顺序看的话大概无法透彻理解三个人之间的恩怨,顶多就觉着高杉晋助是个中二病师控,为了报复甚至不惜丧心病狂地坑同门师兄弟。TV版也好剧场版也好,武力冲突爆发的重点都在银桂怒砍春雨,而真人版居然删掉了银桂并肩的打戏,取而代之的是银高之间的搏斗。...


存图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九)

10

白泽飞在地狱被烈火与血污映得一片污浊的空中,一眼望过去极为突兀。

八热地狱的主调就是火海,八个地狱的火焰依次更加灼热。等到了无间地狱,白泽觉得自己简直被烤成了咸鱼干,一身白毛几乎要被燎成焦黑色。

但他又不能恢复人形,毕竟底下烧着的是货真价实的红莲业火,如果掉下去就真的只能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了。他的体质到底不同于亡者,为免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是小心为妙。

传说中的阴风呢,来一阵给他降降温也好啊。白泽一边默默抱怨,一边小心翼翼避开了差点烧着他毛茸茸长尾的火舌。也许是给身为吉兆的他一点儿面子,一阵阴风如白泽所愿凭空卷起,把他吹得没法儿在空中稳住身形。风助火势,底下的火舌也随之疯狂舞动起来...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八)

09

鬼灯在厨房里煎蛋和培根,白泽睡眼朦胧地从他身后经过。

“怎么这么早啊……”

“嗯,早安,白泽先生。”

白泽洗漱的时候鬼灯已经把早餐全部端上了餐桌,他坐在桌边打开了手机,再次确认日期。确认无误,鬼灯对这个日期的印象无比深刻,因为他曾经在这一天目睹白泽死在他面前。

不得不说鬼灯的适应能力十分强悍。他从确认自己回到了自己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点起,便全盘接受了一切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情。他尝试寻找过打破现状的方法,但无一例外没什么效果,于是他确信自己没办法摆脱这种诡异的处境。既然逃不掉,那就权当这是一次机会。也许是上天垂怜,赐予了他一次挽回白泽性命的机会也说不定呢。

白泽洗漱完也坐到...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七)

08

鬼灯从无意识的黑暗中惊醒,他惊诧于包围住他的温热气息,不假思索地把正与他无限接近的人一把揽进了怀里。

失而复得的喜悦汹涌地淹没了他一切来不及思索的疑问,映入他视野的脸已经足够击垮他的理智。鬼灯抱着白泽,像是要把他勒死在怀里那样凶猛,他甚至藏不住声音里的战栗:“白泽先生……”

被抱住的人本意是想惊吓熟睡的鬼灯,但在此之前他反而被鬼灯突如其来的热情惊吓到了。他手足无措地挣扎,但挣不开那铁箍一样的怀抱,于是他只能喊叫:“加加知!”

鬼灯的怀抱陡然僵住。怀里的人趁机挣开了松懈下来的禁锢,他伸手揉了揉被鬼灯的骨头硌得生疼的手臂,皱着眉抱怨:“你是不是梦还没醒?”

几乎胀破心脏的狂喜被一桶...

【鬼彻|鬼白】永不超生(六)

07

镜子里的年轻男人一身刚从葬礼回来的打扮,眼角带着点没来得及褪去的红。他抬起手整理自己有点歪斜的领带和衬衫领子,一丝不苟,像是每一个上班前的早晨所做的。

一只手拂上了镜面,隔着冰冷的无机质抚摸年轻男人无意识蹙起来的眉头,指尖顺着他短剑一样锋利的眉滑到被过长刘海掩盖的耳朵,又向下描出他的脸部轮廓。

“啧,傻瓜。”

年轻人转身从镜子前走开,一边的浴缸里哗哗流淌的热水冒出白蒙蒙的水蒸气,他身后的镜子上蒙着一层水雾。

从镜子里注视着年轻男人的眼睛移开了视线,那人像是在观看一部故事情节烂熟于心的电影,知道即将出现讨厌或者不忍心再看的镜头,忍不住把头扭开。等他再看的时候,一身黑色西装的年轻人...

1 / 6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