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银魂|真人电影】好基友一生一起走

期待已久的《银魂》真人版,看完马上写了这篇repo。涉及剧透,所以慎入。

 

全部看下来还原度是没问题的,完完全全的银魂风格,自嘲、恶搞、马赛克、插科打诨,当然其中最还原的当属定春。

 

剧情相较TV版和剧场版有一点改动,个人觉得改动的地方更合情理,也更有意思。红樱篇是幼驯染三人组矛盾爆发的第一个小高潮,不看后期剧情按着顺序看的话大概无法透彻理解三个人之间的恩怨,顶多就觉着高杉晋助是个中二病师控,为了报复甚至不惜丧心病狂地坑同门师兄弟。TV版也好剧场版也好,武力冲突爆发的重点都在银桂怒砍春雨,而真人版居然删掉了银桂并肩的打戏,取而代之的是银高之间的搏斗。

 

新八和神乐趁着船上骚乱摸到了存放红樱的仓库,被高杉逮了个正着。本来的剧情是桂派的攘夷志士在伊丽莎白的带领下过来支援,电影里换成了真选组——伪装成伊丽莎白的桂替两个孩子挡下了高杉的刀,也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这时候原来是桂的部下鼓励桂去跟高杉谈清楚,变成了桂自己跟高杉面对面地交谈,没有谈拢所以想要追上去继续。这时候至少在桂眼里,他们还和以前一样,吵架了就把话讲开,心结解开误会消除自然就不会再吵,因而他自然而然地追上去了,只是考虑到要照顾新八和神乐才不得不回头。不需要隐瞒,不需要顾忌,想要挽留就追上去伸手拉住他,这份心意真挚如此。然而,心意越是真挚,遭遇背叛的时候就越是痛苦。

 

电影里高杉对“同伴”这个词很是介意,冈田似藏说,新八说,桂说,每听到一次,他都恨不得自己拿高亮把这个词给标出来。新八质问他怎么就狠得下心对过去的伙伴痛下杀手呢?高杉就反问他,怎么银时现在跟你们这些小鬼混在一起呢?他答非所问,但没有否认,更像是委屈:说好一起给老师报仇的你怎么说放弃就放弃了呢?说好了彼此交托后背、性命和遗志你怎么却宁愿把两个小屁孩儿当同伴呢?

 

银时在葬送了红樱和似藏之后和土方在船舱里碰面,他和土方说:我和他(高杉晋助)是朋友,真的,相信我,我去和他谈谈。看到这里真的觉得心里一软,在被高杉的手下坑得差点没命之后他还是坦然承认,那个超级危险的通缉犯,他是我的朋友。然后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一个人去堵要跟天人离开舰船的高杉。银时在土方面前承认他和高杉是朋友,我相信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他绝不会告诉高杉。银高桂的情谊远比他们自己想象的要坚韧。银时和高杉拔刀一战,刀断了改肉搏,最后银时把高杉扛起来摔在了一个桩子(?)上,摔得高杉站都站不起来,他却仍然没能一刀捅死高杉。相应地,高杉也不允许又子插手他们的战斗。这和神威与神乐的战斗很像,两个人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尽,只能靠拳头交流——他们的战斗目的绝不在于杀伤对方。高杉对这一点心知肚明,所以他有恃无恐,他躺在地上仰望银时,挑衅地笑:“你能下手吗?”

 

银时不说话,但他用实际行动回答了高杉:不能。

 

高杉在一片爆炸声里被武市搀着离开:“你怎么这么天真呢?”

 

银时被桂扶着:“大概是甜食吃多了。”(日语里“甜”音同“天真”)

 

他们谈不拢,这是必然的。高杉质问银时你是怎么在夺走老师的世界里活下去的?银时回答他因为巴菲很好吃。高杉的愤怒熊熊燃烧无法平息,他的时间一直停在松阳死掉的那一瞬间,他知道这个夺走吉田松阳的世界是由虚创造的污浊世界,为了打破这个浊世他宁愿当一只扑火的蛾子,因而他说“我只是想要破坏”,他从来就不是为求生而战;银时这里的回答和漫画里他跟马董对决的时候脑子里想“明天早餐吃荷包蛋”是相同的意思——他向往的从来就是平和安宁的日常生活,平庸无所谓,琐碎无所谓,唯独不欢迎破坏。

 

 

他们三个人一次次回想童年在海边的沙滩上漫步、在同一个课堂里听讲、在一起斗独角仙,到后来一起看着老师被带走,再到后来三人一起在战场上搏杀,他们共同度过的时间在他们心里拥有同等重要的分量。高杉联系春雨,用桂的性命交换作为给春雨的见面礼——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们三个人手拉着手走在路上,忽然高杉就抽身走掉了,走之前还啪啪给了银桂一人一巴掌。对不知道内情的银桂来说这种行为无疑是很伤感情的,高杉偏偏不解释,于是他的恶劣程度翻倍。可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银桂都没跟他说“绝交”,这很能说明高杉在他们心里的地位了。

 

看过红樱篇之后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春雨会突然降临在高杉的舰船上包围银桂呢?高杉允诺向春雨奉上银桂或者桂一个人的头颅,他首先得确定桂还活着以及银桂一定会到船上阻止他。他哪儿来的信心呢?高杉就是有把握,因为他相信银桂的实力,也对他们足够了解。他们那一段竹马竹马的情谊在他们的人生里不可谓不重要。所以高杉放心地把两位竹马推到了坑里,就像总悟把土方绑在冈田似藏的面前那样——他坚信春雨杀不了银时和桂,就像银时坚信似藏杀不了桂、总悟相信土方不会被似藏杀死。

 

高杉在这段关系里苦大仇深,相比之下银桂就欢乐得多了。开头抓独角仙的时候银时和真选组一起追琉璃玩,桂正好在路边儿上看见了,他还没看见追银时的是真选组的时候就对银时讲“有人追你啊?我来帮你!”,看见是真选组的时候也没露怯,用刀背放倒了除了近藤、土方和总悟之外的所有追兵。给好兄弟两肋插刀二话没有,桂先生的确是个当之无愧的江户男儿啊!晚上天黑的时候两个人在灯红酒绿的歌舞伎町一番街上并肩而行的时候,他们之间的氛围真的是不能再温馨——就是两个认识了很多年的老朋友在一起聊天打屁、互相调戏,二十多这样,七八十也还能这样。

 

他们分离过,现在的剧情里也重新聚首过。希望不远的将来高杉能够真正地回来,希望他们三个,也可以带上辰马,还能有一起勾肩搭背逛花街的一天。虽然遥远,但大家兜兜转转若能回到最初的地方就好了。

 

啊啊,银高桂一生推。




评论(2)
热度(8)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