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元气少女缘结神】风雪夜谈

    

  • 耽美向,自备避雷针

  • 恶罗王*巴卫

  • 背景是恶罗王和在雪山遇难的毛利雾仁相遇


    

    是谁,胆敢闯进这片数百年都无人踏足的黑暗?

    

    你说你迷路了?哈哈,迷路到这种鬼地方,你死定了。

    

    你说求我给你指路?可笑,你也不想想,我如果知道怎么出去的话,又怎么会呆在这里。

    

    傻子,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本大爷是妖怪……不对,是鬼啊!到底是妖怪还是鬼呢?让我想想……死掉的妖怪,约莫也是鬼吧。

    

    鬼又如何,妖怪又如何,横竖你不是也死了吗?既然你只是区区人类,此刻为何没有堕入黄泉?

    

    哦,只是濒死?就算还没死,也必定命不久矣了。倒不如陪我在此处说说话,聊作消遣。

    

    你问我为什么会死?笑话!本大爷当年上天入地、杀遍天下无敌手,怎么可能是被困在雪山里冻死的?!这是你们人类这种蝼蚁之辈才会有的可笑死法吧。本大爷啊,是被唯一一个和我一样强大的大妖怪杀死的。

    

    那当然,他很强。但本大爷也不弱,只不过因为那个混蛋是本大爷唯一的伙伴,所以本大爷没有对他使出全力罢了。本大爷要是认真起来,死的肯定就是那小子了……不,应该也不会的,要是我的话,一定不会杀掉巴卫的。如果巴卫死掉了的话,就没有人能陪本大爷一起消磨时间了。

    

    哈,朋友?那是你们人类才有的关系吧,巴卫是本大爷的兄弟,兄弟!他只有我,我也只有他——他是独一无二的。本大爷才不知道你们人类所谓的朋友是什么玩意儿呢。

    

    巴卫,对了,巴卫是那混小子的名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巴卫才不是人呢——他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准是!他是妖怪,和我一起的,十分有名的大妖怪!我和他,我们两个一起,杀遍了西国所有的势力范围,将那些土地一一划归我们的势力。回想起来,那段日子我们玩得真是痛快呢,连出云那帮没用的神都被我们惊动了,派兵下来围剿我们。可他们实在太没用了,到头来我也没死在他们手上。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趁着我死掉把我的尸体扔到黄泉镇压起来而已。

    

    哦,继续说巴卫吧。我们总是在一起打发时间,没错,我们这样的大妖怪就是这么闲。妖怪,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大妖怪寿命总是很长的,几乎没有天敌,同样的,也少有伴侣。我和巴卫在一起是无敌的,连天上的神都对我们束手无策——不过他们本来也很没用就是了——我为盾,他为剑,我们所至之处战无不胜无坚不摧。我们打下了很多领地,也收了很多手下、应该说是我收了很多手下,因为巴卫总是喜欢独来独往,他看不上那些因为不同理由投奔我的小妖怪,什么“不能从一而终”“墙头草”“长得丑”“难闻”,总之一大推奇奇怪怪的理由,我完全闹不懂他在想啥。他总是能想到许多我想不到也不懂的事情,他很聪明。啊,我忘了说,巴卫是只狐狸。我想他们狐狸大概都是这样的,又聪明又漂亮,虽然我没见过其他巴卫这样的狐妖。这样说起来,我的兄弟果然还是天底下独一份啊哈哈哈……啊,我差点忘了,我不该还这样夸他,他已经是我的敌人了。

    

    我们很要好?我隐约记得,曾经有个奇怪的女人也这么说,她说我跟巴卫真是要好的朋友。那女人奇奇怪怪的,她似乎对巴卫很感兴趣,说不定是那些被那只狐狸迷得昏头转向、想得到他青睐的人类女子之一。没错,巴卫很招女人喜欢,他长得很美。那些一见到他就连路都走不稳的女人,就我至今见到过的,没有比巴卫更美的。

    

    对,他是个男人,这跟他很美不矛盾。他有玉石般苍白光洁的皮肤,有仿佛倒影着夜幕的深紫色眼睛。那只狐狸很爱美,他总是把自己打扮得和人类那些除了享乐毫无所长的贵族一样,穿着做工最精美、纹样最华美、颜色最优美的衣服,折扇总也不离手,一年四季披着和他毛皮同色的雪白长发——他经过的时候就像平地里刮过一阵樱吹雪。当然了,我的好兄弟自然不会是个娘炮,他可是很强的。他惯以刀剑和狐火迎战,你不曾见过他杀敌的样子,敌人的血溅上他的脸侧和长发,好像红梅绽放在漫无边际的雪地里,而青蓝色的狐火如同地狱的业火那样熊熊燃烧,我和他并肩行走其中。那些时候他总会笑得猖狂又肆意,我简直爱死了他那副模样。

    

    不,他跟女人不一样。尽管我也不清楚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我对她们没有兴趣。倒是巴卫他……算了,还没说到那里。我爱看他笑,可他却不常笑。我说过了吧,巴卫是只喜欢独来独往的妖怪,除了我他没有别的伙伴,可我似乎也不总是能让他开心。他时常会露出不知在想什么的表情,盯着不知道什么地方发呆,一副十分寂寞的样子。那时我便跟他喝酒,与他打闹,他便会配合我,与我把酒言欢。但我知道,他仍旧不开心,他只是纵容我罢了。巴卫待我是最好的,无论我做了什么,他永远不会苛责于我……好吧,其实也不是永远,后来有一次他生气了,就把我杀掉了,不过那是后来的事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要催我,人类,让我慢慢讲。我脑子不如巴卫聪明,总是理解不了巴卫在想什么,但我仍希望他不会觉得我乏味。我觉得他永远不会离开我,因为天底下只有我才配留在他的身边。但是后来他变了,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他爱上了人类的女人。到底是因为他爱上了人类女子才变了呢,又或者因为他变了才爱上人类女子,我想大概是后者。巴卫,他是我的兄弟,我说过,我和他都只有彼此,只有我们两个是绝对不会分开的。我曾经问过他,对他而言是我重要还是女人重要,他告诉我:“自然是你重要。”所以,他如果没变,是不会因为女人离开我的,更不会杀掉我。我实在太想念以前的巴卫了。

    

    恋爱是什么,就因为那种东西我的兄弟居然与我反目?!

    

    我不知道,我不曾喜欢过女人。因为巴卫,我甚至一度杀过很多女人。巴卫有时候会流连在花街里,跟一些低等的狸猫妖怪化成的艺妓厮混——他有一次和我出去玩,在我杀得开心的时候,中途自己溜走去和那些女人喝酒。所以我十分生气,便去了他偏爱的那家妓馆,杀光了里面的女人,然后一把火烧光了那里。结果巴卫也没有很生气的样子——啊,说起来,那时候火光映着雪地的场景实在是十分美丽,就连一贯苍白而冷淡的巴卫身处其中看起来都让人不禁心神荡漾。我至今仍能记起他那时无可奈何的叹息,毫无波动的眼神和冰冷顺滑的发丝。

    

    不,我说过,我没把他当成女人。没有女人会像他那般美丽而强大。我至今仍然不能理解,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会喜欢上蝼蚁一样脆弱的人类。或许是因为那女人很美而巴卫喜欢漂亮的东西?我只见过她一面,在她死掉的时候,因为是我杀的她。我觉得她远不如巴卫漂亮,不过区区人类……

    

    对啊,我就是看不起人类,你要怎么样?呵,看在你识时务的份上本大爷就先不跟你计较了。

    

    那女人名为雪路,据说在人类里算是一等一的美人。不过死人是没什么姿色可言的,我杀了她,希望她变丑了巴卫就对她没兴趣了,那样他就会回来陪我。本来巴卫喜欢的话玩玩也没什么,可是他居然要为了那女人变成人类!

    

    你也觉得很可笑对吧?妖怪怎么可能变成人类呢,先不说可不可能,这种想法本来就很可笑了。可巴卫似乎很坚定的样子,他甚至不愿再留在我身边。可我知道的啊,他并不讨厌我,他仍然当我是他的兄弟,可他最重要的不再是我了……在我们陪伴了彼此那么久之后!忽然就只剩下我一个了。我记得那也是一个漫天飞雪的日子,他在雪地上最后一次拥抱我,而后头也不回地远去。你说,我怎么能放过那个女人,我怎么能?!

    

    没错,就是这种理由。我最讨厌巴卫丢下我一个人去玩,所以我会把他背着我藏起来的他所喜爱的东西一个个找出来毁掉,然后看他无可奈何地对我叹气:“又是你吗,兄弟?”——我最爱看他那副表情了。他总是纵容我,直到我杀了那个女人。那是他第一次对我露出那么愤怒的表情——要知道他平时总是冷淡得像冰雪一样,可那天他的狐火腾跃在我的身周,燃出了想要焚毁一切的炽热温度。这一次他没有再一笑置之,他的爪子洞穿了我的胸口,我被他杀掉了。

    

    其实我本不应该就那么死掉的。我的身体不老不死,本来受了什么伤都可以马上复原,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倒在雪地里完全不想动弹。等我再恢复意识的时候,我看见我的身体被出云派遣出的神给带到了黄泉下,他们把我的身体抛进了大国主镇压在那里的火山中,让我的身体被火焰不断灼烧又不断复原,不断复原又被融化,如此周而复始,再也不能彻底复活。

    

    没什么好节哀的,我不怕死,只是几百年来,我的魂魄四处漂泊,最后依附在此处一块长年被雪掩埋的山石上,然后再也没法离开。也许是因为魂魄的力量太过虚弱,我被困在这片黑暗里无法脱出,也不知外面已经是什么日子了。只有风雪好像一直没有停一样。

    

    你问我是不是恨他?那当然,我恨不得能亲手揍他一顿。能再见他一面,看他因为失去那个女人而痛不欲生的表情也是好的。

    

    这不是恨是什么呢?

    

    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杀了那只狐狸。

    

    你说为什么……我总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巴卫还是只小狐狸——小小的一只,但已经很厉害了。他把被一群妖怪围攻打得吐血的我拖回他的巢穴,只因为觉得我跟一群妖怪正面杠上很厉害。那群杂碎找上他的门的时候,被他一把狐火烧了个干干净净——我从那时候就把他当做我的好兄弟了,就我和他两个人,永远在一起,一起快活一起打架,永远也不会觉得无趣。尽管随着巴卫越长越大我知道他并非跟我是同一类人,可我也知道他是我此生唯一的兄弟,只有他绝对不会在面对我的时候处心积虑谋划着该如何杀了我。至于最后死在他手上……我也知道,他只是生气了,虽然我并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分明以前无论怎样他都会原谅我的。

    

    跟他道歉?我才不道歉咧,明明是他不好,是他要丢下我的。

    

    不道歉就无法获得原谅?好吧好吧,若只是道个歉就能让他回到我身边,“对不起”什么的多少句都无所谓。弄脏了的和服外褂我会给他挑好新的,想喝花酒的话偶尔奉陪也无妨,女人的话再抓来几个上等货色……

    

    你居然敢说本大爷毫无诚意?!混蛋你……!

    

    你说毁掉的东西没法再复原?你管那女子叫他的恋人?哈哈哈要笑死本大爷了,你们人类总是拘泥于这种无聊的事情。说起来,好像有谁曾经也跟我说过的,坏掉了就修复不了了。哈,算了吧,麻烦死了,反正本大爷也不可能真的去见那只狐狸。

    

    我没有什么打算,我只想从这里出去。可我试过很多次,我出不去。

    

    你说你要把身体让给我?人类,你是认真的吗?

    

    有条件?说来听听。

    

    又是道歉啊……只要向母亲道歉就可以了,就这么简单?

    

    好啊,本大爷接受你的条件。

    

    大胆,凭你区区人类也敢询问本大爷的名讳?

    

    好吧好吧,看在你陪我消磨这么长时间的份上,本大爷就告诉你吧:本大爷名为恶罗王,乃纵横西国的大妖怪。

    

    管好你自己,人类,本大爷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由我接收了。

    

    那么再见了,雾仁君。


P.S 听了drama,觉得这两位实在一言难尽。原作者写的又是亲头发又是睡一张床又是舔脸又是黏黏糊糊腻在一起不好好走路……少女恋爱漫画的画风已经脱轨到拽不回来了_(:з」∠)_ 



评论
热度(36)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