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鬼白】劫

第二章

 

 

 

桃太郎推开阖得严严实实的店门,只看见空无一人的店堂。空气中弥漫着经年不散的草药香气和仙桃的甜美香味,还有各色连草药微辛香气都遮盖不住的脂粉香。柜台上摞着几包已经配好的药包,捣药的石钵下压着张便签。

 

桃太郎拿起便签只扫了一眼,额头上便爆起了青筋。“喂喂我出门前是怎么说的啊,嗯?!什么叫剩下的就交给我了?您是怎么在这么忙的时候心安理得地跟女孩子出去玩的啊!”脑海中浮现出自家上司的笑脸,桃太郎恼火地晃晃脑袋企图祛除这令人不快的幻象。

 

身后传来店门的吱呀声,桃太郎只好暂且压下怒火,匆匆折好手中的便签回头准备招呼客人。不料一回头便看见黑衣的鬼神站在店门口,桃太郎脑袋里的某根弦“啪”的断了。

 

“鬼灯大人您怎么来了!”

 

“白猪先生呢?”

 

“啊啊白泽大人出去有事……”

 

“是吗?我们明明听说这里来了位不得了的美人才过来看看的,居然不在,真是好可惜啊。”

 

“一定是带着美人出去玩了吧,白泽大人的话一定是的啦。”

 

桃太郎看着辅佐官大人越皱越紧的眉头,几乎在心里哀嚎起来。为什么好死不死非得是现在来访啊万一鬼灯大人的订单被耽误了怎么办白泽大人果然是只要一碰到女孩子智商就急剧下降的大笨蛋啦……咦咦咦咦为什么白泽大人偷个懒会传到鬼灯大人那里?!

 

桃太郎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鬼灯大人,你们说的美人是怎么回事?”

 

“听众合地狱花街上的狱卒说有从白泽先生故国远道而来的客人来访,所以来看看罢了。”

 

“是个超级~大美女哦,听狱卒姐姐们说的。”

 

桃太郎愣了一下:“是白泽大人故乡的客人啊,难怪白泽大人会推掉手头的工作呢。毕竟除了麒麟大人和凤凰大人,我都没见过白泽大人故乡有客人到访呢。”

 

 

 

 

 

此刻,成为了热点人物的传说中的异域神明正同明目张胆翘班的“极乐满月”店主相对坐在天国著名景点·养老瀑布的附近。

 

瀑布轰鸣而下,溅起的水花雨雾般升腾而上,银粉玉屑中因折射正午炽盛的日光而架出一段炫目的虹桥,清冽的酒香沁在风里被远远送过来。两位神明在桃树投下的阴凉里席地而坐,远远观望着这号称“天国名物”的胜景,面前小而精巧的石台上搁着造型典雅的酒壶和几碟下酒小菜。

 

“算起来真是好久了啊,都快记不起上次这样和你对饮是什么时候了。”

 

远道而来的客人捉起繁复的广袖,提起酒壶满上白泽面前的空杯:“确实很久了。您呢,离开昆仑多久了呢?”

 

“记不清了呐,毕竟活太久了。世事变迁太快,看到你的样子不禁开始怀旧了——”白泽低下头看看自己的白大褂,“在你眼里,我大概已经面目全非了吧。现在每天看到的都是异族美人的和服,已经很久没有故国佳人来拜访我了。我啊,大概是被天庭的诸位遗忘了吧。”

 

“怎么会?”美人掩面低声笑语,“您还是老样子——无酒不欢,贪恋欢愉。就算只有我,还不是千里迢迢地用这幅模样跑到这里来看您了么?”

 

“哈哈,你还是这么毒舌。也亏得你想出这么个法子,刚见面吓了我一跳。”

 

“不用这招怕是猴年马月才能跟您说上话,毕竟您可是身处万花丛中。倒是我,还担心这幅模样太过时,入不了您的眼呢。”

 

“怎么可能啦……堂堂‘洛神’无论放在哪个时代都是天人之姿啊,‘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见过一面哪里能再忘掉呢?”

 

“您的博学全都用来讨好女人了么?”白泽口中的“洛神”放下广袖,虽然仍微微笑着,眼中的光芒却锋利起来,“那就不用这么讨好我了,我这个老古董可不是能陪您风花雪月的佳人啊。”

 

“是是,我唐突佳人了,自罚一杯。”白泽依旧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话音落便举杯致意对饮之人,而后一饮而尽。

 

“您这样子看起来真是寂寞啊。这么久、这么久都找不到陪您痛饮的人么?”

 

“这么说真是失礼啊,每天都有漂亮姑娘争相陪我喝酒呢……”

 

“不是说那种花钱找来的。您的心里除了女人和酒还能装点别的么?”

 

“你不是挺懂的嘛,哪里是老古董啊!”白泽佯装抱怨,却掩不住眼角的笑意,“只是太高兴了而已,毕竟‘他乡遇故知’可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陪我多喝几杯吧,权当祝贺你脱离苦海。”

 

“昆仑的琼浆玉液您怕是很久没喝了,多喝几杯是必须的。要说我脱离苦海倒也不尽然,这些年,我们过的日子难道不是差不多么?”说着,纤纤素手举起酒杯回敬白泽,同样是一饮而尽。

 

“啊啊没错呢,不过是寂寞罢了。”神明的表情温柔,喃喃自语被淹没在了瀑布的轰鸣中。

 

 

 

 

“鬼灯大人,我们这是要回地狱去么?”

 

“反正找不到人了,现在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呐呐,鬼灯大人您看!”茄子忽然轻轻捏住鬼灯的袖子轻轻摇动,指向某个方向。远远看过去,酒泉瀑布在正午的阳光下宛如一匹华丽的绸缎。而更近的地方,聚集着为数不少的狱卒,其中不乏鬼灯的熟人。

 

鬼灯将一路上抱着的小判猫塞给了唐瓜,随手搭住前方那个青色窈窕身形的肩膀,两条作为腰带的蛇吐出蛇信发出嘶嘶的声响似乎是在打招呼。阿香回头看见是鬼灯,小小吃了一惊,笑着打招呼:“鬼灯大人居然也来凑白泽大人的热闹么?真是难得啊~”

 

“闲得无聊而已。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白泽先生在前面吗?”

 

“不知道呢。”

 

“不知道的话为什么大家都围在这里?”

 

前方的鬼卒看到了鬼灯,纷纷自觉让开了道路,露出了前方的开阔地。“因为这里有奇怪的东西呢,似乎被下了限制之类的,我们根本没法再向前一步了。所以我想,白泽大人一定就在这前面吧。”

 

“什么啊,为了和女人约会竟然做到这个地步,这头淫兽。”鬼灯站在开阔地最前方,确实如阿香所说,受到了看不见的屏障的阻碍,再不能向前迈进一步。熟悉的焦躁感浮现在心头,伴随着隐隐的兴奋,但他表面上什么也没表现出来。

 

鬼灯拍拍手,吸引了围观者的注意:“那家伙毕竟也是神明,能做出一道禁制也没什么奇怪的。既然他不欢迎围观,那就不要打扰他了。大家还是尽早回去准备工作吧,午休的时间也快要结束了。”

 

既然辅佐官大人都这么说了,鬼卒们也只能乖乖回程。围观队伍三三两两地散了,最后只剩阿香还留着,看鬼灯在如茵绿草上细细摸索着。

 

“那个,鬼灯大人你在干什么呢?”

 

“在找符咒。”

 

“咦,符咒是指……”

 

“禁制的媒介。破解这种禁制的方法我在书上看到过,只要找到符咒再毁掉就可以了。”

 

“不,那个没关系吗……”

 

“没关系,不是什么太厉害的术法。”

 

“重点不是这个……”阿香有些无奈,“你刚刚不是才说过不要打扰白泽大人吗?”

 

鬼灯静止了一会儿,脸上正直的表情骤然黑化:“一想到可以破坏白猪先生重要的约会我就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了呢。”

 

“呃……你们的感情该说是好还是不好呢好微妙啊。”

 

不一会儿,阿香看到鬼灯从土里抽出一枚小小的木楔子,上面隐隐有繁复的刻痕。“找到符咒了么?”

 

鬼灯不做声,只是仿佛被什么刺到一样地把木楔子脱手扔了出去。阿香走到鬼灯面前,看着鬼灯伸出的手——指尖处有浅淡的烧灼痕迹。

 

“看来他也不是除了精通药理一无是处嘛。”鬼灯从阿香手里抽出受伤的指尖,“没什么好担心的,不过是一点小小的代价而已。比起这个——”

 

顺手高举的狼牙棒呼啸而下,小小的符咒顿时四分五裂。

 

“接下来白泽先生的表情才更让我期待。”

 

评论
热度(26)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