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鬼白】劫

第三章

 

 

 

符咒被破坏的那一瞬,两人同时感觉到面前有什么猛然震荡起来,而后空气一阵波动。

 

鬼灯再试着向前走了两步,不可见的屏障已经果然荡然无存。阿香远远站着,犹豫不决:“鬼灯大人这样还是不太好吧,白泽大人看起来真的是不希望被人打扰呢。即使是熟人也还是太失礼了……”

 

话音未落鬼灯就已经走出很远了,阿香无奈叹了口气,只能远远跟上。

 

不一会儿功夫,鬼灯就遥遥看到树荫下对坐谈笑的两人。因为隔得太远,两人的谈话声被瀑布的訇然作响盖住了,但鬼灯仍然可以看出那位素行不良的神明已经喝醉了——白泽笑得一脸春风得意,也不知对面的美人说了什么,他居然把他那条据说已佩戴上千年的流苏耳饰解了下来递给了对方。

 

什么啊放着工作不做……那副耽溺于享乐的傻样让人看了就手痒啊!鬼灯的额角顿时爆出了青筋,在听到阿香的惊叫反应过来之前,狼牙棒已经以超高速朝白泽飞了过去。

 

糟糕,手贱了……

 

鬼灯维持着面瘫的样子,心里暗叫不好。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杀伤力超高的武器已经裹挟着鬼神不自觉的杀意飞到了醉得快要人事不知的神明面前了。

 

就在阿香满以为要血溅三尺的时候,那位传说中的异国美人不紧不慢的抬起手指在空中书写了什么,超高速杀伤型凶器·狼牙棒就生生停在了白泽面前,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白泽被狼牙棒带来的腥风生生惊醒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仿佛马上就要直击他面门的凶器。在他反应过来之前,纤美的手指朝不速之客的方向只点了点,这凶器立马掉头朝着来时的方向冲了过去。鬼灯反应好歹比较快,就地向前一滚,等他再站起身的时候,狼牙棒正砸在他原先站立的位置。

 

真的糟了,一定已经被视为挑衅了……耳畔的风声验证了鬼灯的猜想。目力所及之内,草叶突然如波浪般起伏,罡风自平地而起,骤然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风窝,将鬼灯围困在中心。明明桃源乡四季如春,围住鬼灯的风却凛冽至极,风刃只刚刚擦过皮肤,便带起一簇血花。

 

鬼灯瞥到焦急得不知所措的阿香,又看到不知在跟施术的神女说什么的白泽,一时血气上涌,抓起嵌入地面的狼牙棒,举过头顶狠狠一劈,试图破开面前的风墙。但是出乎他的意料,风向突然改变了,面前的阻力消失,不但他向前的力量收不回来,后面的风也将他狠狠卷向树荫下的两位神明。

 

理所当然的,辅佐官大人以他从未有过的狼狈姿势摔在了树荫下的两位面前。

 

“你这家伙刚才是要做什么啊很危险的好不好……话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啊?”经过方才惊心动魄的变故,白泽的酒已经醒了八九分,此时正炸毛似的抱怨着。

 

刺绣着繁复纹样的华丽裙裾如同云朵一样飘进了鬼灯的视野,在鬼灯缓过来之前,面前的黑影已经压了下来,属于女子的纤细手指抬起了鬼灯的下颌,迫使他抬起头来。

 

“不过区区鬼众——”异国的语言优美如同叹息,女子的话音泠泠如琴音,带着神明惯有的居高临下,“却想弑神么?”

 

鬼灯注视着眼前的女性,被她额头上精致艳丽的花钿吸引了视线,随着视线下移,只能注意到那双细长眼睛里兵刃般雪亮的锋芒。一时冲动做出了蠢事被狠狠反击不说,还在白泽面前被女性压制,鬼灯心里的无名业火前所未有的高涨。他避开神女的注视,转而恶狠狠地瞪着白泽。

 

白泽不慌不忙地起身,伸手在神女的肩上虚扶了一下,让她站起来,也让鬼灯得以起身。待到鬼灯起身整理好衣服时,白泽转向他的客人,用他的母语介绍:“这位是日本地狱第五厅阎魔大王的第一辅佐官,鬼灯大人。刚才那个不过是玩笑而已,连累你受惊真是惭愧。”

 

又转向鬼灯,变回了鬼灯听惯的语言:“这位是我的故人,从昆仑远道而来。你刚才在外围破解的禁制就是她设下的。”

 

鬼灯向面前的美人深鞠一躬,用不甚熟练的异邦语言道歉:“对于刚才失礼的行为,我真的很抱歉。”

 

“看来这些年您不是一般的散漫啊。”神女并没有回应鬼灯,只是扫视过被破坏得一片狼藉的草地,“虽然很久以前就知道您战斗力低下,没想到居然地狱的鬼众都可以随意攻击您,您真的还有自保的能力吗?”

 

“这么说真过分啊——毕竟我以通达万物而非杀伐决断著称——你在担心我吗?别那么严肃嘛,好歹我也是祥瑞之兆呢!”白泽笑吟吟地转向面色悒悒的鬼灯,“至于这孩子,只是比较爱跟我开玩笑罢了,没什么好在意的。”

 

“……算了,您愿意怎样都好,只是请一定要记住我的话。那么有缘再会了。”神女敛衽一拜,算是向白泽告别,转身便要离开。

 

白泽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的寂寞,却转瞬便掩饰了回去,只见他向往常一样朝裹挟着风与云气离去的故人挥挥手:“一定要再来哦~”

 

鬼灯默默看着白泽的侧影。从刚刚道歉之后他就始终静默着,静静看着白泽的一举一动——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深刻地认知到——白泽是神明,是他需要仰视的存在。

 

评论(5)
热度(25)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