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鬼白】劫

第五章

  

 

 

“听说你诞生自印度,是吗?”

 

“那个是误传。我生自东方青丘,修炼千年长出九尾,被尊为瑞兽……”

 

“你居然是瑞兽么?他们说,是你颠覆了殷商。”

 

“谁知道呢?我啊,曾经很渴望像人类一样生活的,所以我一修出第九条尾巴就离开了青丘。在人间游荡了很久,我才遇到了子受。在他死后,我再没遇见比他更好的男人。”

 

“可你却让他亡国了。”

 

鬼灯没有扭头,所以他看不到身侧美人的表情,只听到酒液撞击杯壁的声音。

 

“嘛,这个是劫哟,避不开的,因为命中注定。知道什么是命中注定吗?”良久,在他以为她已经睡着的时候,她接上了对话,“这是他的劫数,我也没办法。”

 

“那么他是你的劫吗?”鬼灯扶起柔若无骨的倾国美人,接过她手里的银杯。

 

妲己倒在他的怀里,双眼迷离,笑靥如花:“什么意思,鬼灯大人?”

 

“你本来跟白泽一样是祥瑞,不是吗?遇者该是为王称帝、国家昌盛才对。结果你遇到他之后,他的国亡了,誉毁了,人死了。而你,也从瑞兽变成了亡国之兆。”

 

“哈哈,真不愧是冷彻的鬼灯大人呐~还从来没人对我这么说过——”

 

“那么到底是不是呢?”

 

“对啊,是或者不是呢?我很好奇你的眼睛能看到多深呢~”妲己抚上鬼灯的脸,精心修剪的指甲轻轻划过他的眼眶,“我并不在乎是被称为祥瑞还是被称为妖兽,那不过是凡人擅自加在我身上的头衔。要知道,人类可是很现实的,对万事万物的划分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时而变,而帝王则是他们中的佼佼者。你可听过‘最是无情帝王家’? 他们对我擅自跪拜,擅自祭祀,我都不稀罕。偏偏那个帝王将他的心给了我,作为交换,我把自己的心交给了他。那个男人他死了,他死去的时候带走了我的心。”

 

“——现在的我,没有心哦~”

 

“所以你失格了?神明也会堕落啊。”鬼灯的声音一如既往,没有悲悯,没有兴叹,只是陈述。

 

“有趣~难道你以为神明永存吗?”妲己在鬼灯的怀里笑得花枝乱颤。

 

“……不该是这样吗?”鬼灯垂下眼睫,心里浮现出数千年前某个高高在上的白色身影。

 

“办不到的吧,神明也在天道之下;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哪有什么能例外?谁都有劫,神也一样。过的去,与天地同寿;过不去……呐,谁晓得呢?”

 

眼前的女子笑得像只猫,也像猫科动物一样伏在他的腿上,绸缎般的黑发流泻在她的背上,黑亮得也像极了猫的皮毛,他不禁伸手抚摸了上去。发丝不同于温热的人体,鬼灯触摸到了满手的冰凉。他感觉这凉意顺着掌心蔓延至心脏,仿佛有雪花轻轻落在心上,安静而微凉。

 

“您是为什么这么关心呢?您是鬼吧,跟神明完全没有关系。”

 

“说过了啊,只是好奇而已。话说回来,你认识你们国家其他的女神吗?”

 

妲己忽然起身凑到鬼灯面前,近到足够让鬼灯与她呼吸相闻,看清她的金色兽瞳微微收缩。“说起来,鬼灯大人您不是去看过了么?那位传说中的美人。看到了吗?”

 

“看到了。”鬼灯看着那双令无数男人沉溺其中的双眼,终于还是移开了视线。

 

“是不是很美?”

 

“很美。”鬼灯只记起那细细描画的艳丽花钿和那双仿佛暗藏兵刃的眼睛。“锋芒毕露。”

 

“是吗?白泽大人喜欢她么?”魅惑的声音,以至于提到那个令人不快的名字都没让鬼灯有什么感觉。

 

“应该是喜欢的。”鬼灯顿了顿,“他不是博爱主义者吗?只要是美女他应该都喜欢。”

 

“你的呼吸乱了。”妲己笑了起来,眼睛弯起来的时候像只真正的狐狸,“为什么这么介意?”

 

“因为被压制了,所以想知道她的身份。”

 

“你说是就是好了~”妲己伸手拿回被搁置一边的杯子,杯中的酒又满了,“一个晚上您都没喝过我这里的一杯酒呢。”

 

鬼灯看着递到唇边的杯沿,终究还是拒绝了:“不用了,谢谢。喝酒误事。”

 

“您是来玩的吧?”妲己自己抿了一小口酒,“进来的时候身上就有酒味儿了。不然您应该是绝对不会到这里来的。”

 

“陪上司来的而已,也就喝了几杯。”

 

“不妨再喝一点。这样吧,如果您干了这杯,我也许能告诉您那位的真实身份哟~”妲己将剩下的大半杯酒递了过去。

 

鬼灯皱了皱眉头:“你在要挟我?”

 

“没有哦,劝酒是我们生意的本分。还是说,”挑起的眼角带着戏谑的意味,“害怕酒后吐真言?”

 

鬼灯接过银杯,仰头一饮而尽。但当他再低头时,酒杯又满了。鬼灯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盯着笑得花枝乱颤的美人,直到美人笑到自己停下来。

 

“不要这样啦真的好可爱啊!开玩笑而已的,会履行承诺的哦~”妲己拿起了酒杯,顺手倾倒,可一滴酒都没洒出来,只有一个小小的物什掉了下来。

 

一个小小的木楔子。鬼灯想把它捡起来,触碰到它的一瞬间又被迫松手。“你怎么有这个?”

 

“秘密哟~”妲己伸手拈起木楔子,举到鬼灯的面前。“看的到吗?上面的花纹其实是符咒哦,你们是碰不得的。但又并不是符咒这么简单,上面有很重的煞气,那不是仙家会有的东西。所以呢,那位美人大概不是什么神女,而是不得了的凶煞。败在那种家伙手下没什么丢脸的,不如说能全身而退已经很厉害了。”

 

“你怎么知道我……?”

 

“哎呀那个是秘密啦~”

 

鬼灯将要出门的时候,妲己又变回他最初进来时看到的样子,雕花的烟斗里火光明明灭灭:“呐,因为今天跟您聊得很开心,所以免费给您一个提醒——您的劫数已经来了哦~”

 

鬼灯回头看了她一眼,但烟雾袅袅,妲己的表情已看不分明。他只点点头,径直离开。后面远远传来妲己含笑的声音:“记得楼下付账哟~”

 

评论
热度(29)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