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鬼白】劫

第六章

 

 

极乐满月的店堂内很安静,只听见煮药的锅里传来“咕嘟咕嘟”的水声。桃太郎坐在地板上,借着透过窗栏打在地板上的阳光分拣药材,时而抬头看看趴在柜台上昏昏欲睡的白泽。

 

“要不您回卧室去睡吧,这儿我替您看着。”

 

“嗯?那个不用啦,我自己来就好。”

 

“可是您看起来挺困的……”

 

“啊,没有没有。只是因为太暖和了而已,不小心就闭上眼睛了。”白泽直起身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真是悠闲啊~”

 

“是是。”桃太郎归拢了地板上的药材,也放松了下来,“不过就是太静了。”

 

“嗯?”

 

“您不觉得这阵子太安静了吗?以拿药或下单的名义滞留在店里的女孩子都没了,鬼灯大人也没来砸店,店里安静了不少呢。”

 

“诶,桃太郎君你不喜欢吗?”

 

“没有啦,只是有点反常,觉得不太习惯。”桃太郎细细打量着白泽,“最近您的身体还好吗?”

 

“为什么这么问?”白泽被看的莫名其妙。

 

“您有一阵子没去过花街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桃太郎君你在想什么啊?!我的身体可是好得不得了哦!”

 

“别激动嘛,我只是担心您啦!”桃太郎举起双手示意无辜,极力安抚看起来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炸毛的上司。正在这时,有人在门扉上轻轻叩了几下。

 

“请进!”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口招呼客人,门口站着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就慢悠悠地踱了进来。

 

“日安。”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的客人开口冲店堂里的二人打招呼。

 

“啊,是凤凰大人和麒麟大人啊。”

 

白泽皱着眉头看起来一脸不忿:“什么啊,是你们啊……我还以为会有漂亮的妹子呢!”

 

两位祥瑞听了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反击白泽的不良发言,只是一同打量着他:“你还好么?”

 

白泽一天之内两次听到这种提问,莫名觉得窝火,正准备开口质问的时候凤凰点了点自己的额头:“印堂发黑了喔。”

 

“啊?开什么玩笑?”两位老友的反常让他觉得隐隐的不安,联想到前些日子那一位的突然到访,他越发觉得心神不宁。“出什么事了?”

 

凤凰看着白泽的眼睛,用母语一字一顿地告诉他:“穷奇死了。”

 

这时桃太郎从厨房回来,端着茶和茶点到了柜台边上,他看着沉默的三位祥瑞,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氛围:“呃,有什么问题吗?”

 

白泽抬起头朝他笑笑,顺手递来一张纸签:“没什么。请你帮我去外面的药田里找齐这上面的药材好么?”

 

桃太郎只觉得自家上司的笑容僵硬得像要从脸上掉下来。

 

 

 

 

麒麟拿出了一个锦囊交给白泽。白泽打开锦囊,只见自己前些日子被要走的流苏耳饰。他茫然地看着手心托着的耳饰,艳红的流苏刺的他眼睛生疼。

 

“……是谁?”

 

“这是在穷奇尸身上留下的。”麒麟又将一截看起来像是属于什么怪物的獠牙放在白泽面前的桌面上,“他被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袭击他的凶手留下了这个,想来也是没能讨了好去。”

 

远远超过正常食肉动物的獠牙尺寸,静静躺在桌面上的獠牙上还残留着刺鼻的血腥味和即使是三位祥瑞共聚一堂都镇压不住的凶恶煞气。从它的断口来看,它很明显是被极强的外力从它原主人身上折断的。

 

“穷奇前阵子才被从舜帝下的封印里释放出来。看那个锦囊里的东西,他是来过你这了吗?”

 

“来过……他走之前向我要了这个,说是想当作纪念,我就给他了。”白泽盯着巨大的断牙,脑中各种线索被打乱又再次连接,故人来访时的画面一帧帧从脑海中略过,一个结论很快便隐隐浮现了出来。

 

“他来找你做什么?”

 

“来喝酒。不过他曾告诫我,最近这段时间内无论是谁召我回去都不能理会,我自己也无论如何不能回中土——”白泽抬起头盯着两位老友,不笑的时候他的瞳孔漆黑深邃如深渊,“告诉我,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件事目前还不能确定,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也是八九不离十了——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梼杌逃逸了。”麒麟抚着自己长长的胡须,“穷奇是上古被舜帝亲手封印的四大凶兽之一,能置他于死地的普天之下屈指可数。可是在穷奇的身边发现你的东西就很奇怪了,他特意跑来拜访你也是,所以我们奉西方天帝之命来你这里一探究竟。”

 

白泽本就细长的眼尾此刻挑了起来,像极了曲线优美的刀锋:“是在怀疑我?”

 

凤凰摆了摆手:“嘛,体会一下老爹的心情啦,虽然是赶出家门多年的不肖子,突然一下死掉心里会堵也是正常的。”

 

麒麟一拐杖敲在凤凰的脑袋上:“瞎说什么?谨言慎行!”

 

他又叹气:“知道你肯定也难过,所以我和这家伙才揽了这差事。呐,你和穷奇的关系好我们是知道的,而且你又是‘六灵’之一,天生便与杀伐无缘,谁会怀疑到你身上?只是猜想你可能有线索才来询问而已。毕竟,穷奇虽然不成器却也是白帝陛下的亲生子,分别四千年方才重逢便不得不阴阳两隔,白帝陛下爱子心切也可以理解。”

 

“那么,白帝陛下是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你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穷奇为什么会被盯上?如果对方是梼杌的话,他们甚至称得上是患难之交。”凤凰从白泽的手边拿过纸笔,蘸蘸墨汁挥笔写下大大的“梼杌”二字。

 

 

P·S:这里提到的设定大多来自于百度百科,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感觉挺有趣的。但几位非原著人物与白泽的关系是捏造的。

评论
热度(23)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