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鬼白】劫

第八章

 

鬼灯停在天国的入口,好好地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到妲己的店里喝了杯花酒(并不是)而已。那为什么自己现在会站在这个地方呢?

他回想起那在灯光下艳红如宝石的酒液,觉得它们一定正在自己的血管里奔腾着,带动自己的血液也一同沸腾,将心上那一层薄薄的凉意烧灼殆尽,连同头脑也一起发热。不,自己的酒量并没差到这个地步,可为什么就是那么在意妲己那么一句漫不经心的赠言呢?也许她说的是自己的钱包罢了,鬼灯摸摸腰间瘦了一圈的钱包,暗暗嗤笑了一声。

他还是向前迈进,踏上了桃源乡的土地。啊啊,明明觉得自己意识还很清明,却管不住自己的手脚呢。

夜风微凉,风里送来桃花甜腻的香气,比杯中的酒更能醉人。鬼灯用力嗅了嗅,下意识皱了皱眉头。太甜了啊,他想。他所熟知的桃香味应该是恰到好处的甜,掺杂着各色药草些微苦涩的香气,闻着令人安心。偶尔会夹杂着酒的气味和女人身上的脂粉气,每当那种时候他往往会有手痒的冲动。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这不就是人间帝王最渴求的生活吗?”他听见那人用轻浮的调子这么说,下意识的,他猛然回头。他的身后并没有那一身白大褂,只有桃林密密匝匝的枝叶飒飒作响。

果然喝醉了,不然怎么会做出这么可笑的举动。那个人已经在地狱绝迹好一阵子了,这个时间他一定还守在自己的店里。鬼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干脆靠坐在随便哪棵树下。就这么去见那个人,万一说出什么不可挽回的话,说不定就是一辈子的耻辱了。

鬼灯靠在树下闭目养神,倾听着夜风带来的声音。不一会儿,他听到了风中的絮语,晦涩的音节抑扬顿挫,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庄重感。他站起身,循着声音来到声源处,小心翼翼地躲在树后。

夜色深沉,但他仍能看清桃树林中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数十朵红莲般的火焰悬浮在空中,将林间的空地映得白昼一样。在空地中央,头戴紫金冠的长髯老者正在掐指念咒,应和着佶屈聱牙的咒文起伏的是空中环绕着老者的一圈木牌。像是有生命一样,木牌们整整齐齐悬浮在空中,绕着老者缓缓转动,泛着柔和的白光。

随着老者的动作指示,木牌一个个冲向夜空,向着不同的方向飞去,如同一颗颗流星。待到最后的一个木牌安置妥当,老者停止了吟诵咒文。

鬼灯从树后走出来,向两位远客打了个招呼。麒麟回应道:“是辅佐官阁下呢,怎么这么晚还都逗留在这里?”

鬼灯想不出什么像样的理由,只得随口瞎诌了一个:“白泽先生有东西遗落在阎魔厅,我前来归还。”

“诶,看起来是很要紧的东西呢,劳烦辅佐官大人深夜拜访。”凤凰手上的小刀在指尖转了一圈之后变回他手中惯常拿着的手杖,他拍掉了手上的木屑之后拄着手杖站了起来。

“两位刚刚这是在……”

“布了一个简易的阵,作驱邪避凶之用。”

作为日本地狱第一怨鬼,鬼灯的心情有一点微妙,他开口问道:“这里不是天国么,怎么会有凶邪之物入侵?”

“啊,是这样的——白泽那家伙眼下惹上了不得了的麻烦,这家伙拒绝了我们让他回圣域避难的提议,坚持要留在这里。我们没别的办法,只能就地取材,替他布置一个以桃木和符咒为基础材料的法阵,好歹能防着点儿。”

鬼灯想起了妲己提到的“凶煞”, 挑挑眉:“白泽先生难道又因为拈花惹草而惹祸上身了么?”

麒麟苦笑:“看来他在辅佐官阁下的心里已经留下根深蒂固的糟糕印象了啊。不过这次还真不是他的错处,要怪只怪天意难违……”

“麒麟大人此言差矣,不能什么都怪天意,”鬼灯正色道,“难道不该是‘我命由我不由天’吗?”

凤凰像个真正的孩子那样笑起来:“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辅佐官大人还真年轻呢。”

“凤凰,谨言慎行!”

鬼灯心想你顶着那么一张脸说别人太年轻真心没什么说服力,即使心知肚明你其实是个老头子也一样。然而他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把话题导回正轨:“那么白泽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与前阵子来访的贵客有关呢?白泽先生已经好久不曾光顾地狱的花街了。”

“原来辅佐官阁下你也知道啊。不过这跟白泽不去玩乐有什么关系?”

“那天前来拜访的很有气势的美丽神女难道不是白泽先生的故人之类的么?”鬼灯脑子一热,原本打算拿去问当事人的问题就这么脱口而出。然而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只得马上噤声。

“那天来的是女人吗?”凤凰抬头寻求麒麟的意见,“难道是我们搞错了?”

“应该不是。白泽不也说了么,那家伙擅长化形。一定是为了哄着白泽玩儿他才变成了女子的模样。好歹也认识那么久了,他对白泽也算知根知底。”

“他?”鬼灯的脑子有一瞬的短路。

“没错,你说的应该是变幻样貌的穷奇。他名义上也算是白泽的学生。”

“您说的难道是贵国传说中的‘四凶’之一,穷奇么?!”

“啊啊没错就是他。他年少时曾跟随在白泽身边学习,所以说某种程度上算是白泽的学生,两人的交情还不错。不过四千年前他被舜帝封印,最近才被放出来,于是就来白泽这儿了。不过没过多久就死了。”

鬼灯刚刚松下来的一口气,马上又被轻描淡写的最后一句给提了起来:“死了?”

麒麟本想着阻止凤凰的口无遮拦,无奈情况已被全盘托出。害怕面前这位跟白泽不对盘的地狱辅佐官再去给本就心情不佳的白泽添堵,麒麟连忙开口接过话头:“跟辅佐官阁下没什么关系的杂事罢了。不过最近辅佐官阁下还是少来这里为宜,免得受到牵连。”

“多谢提醒。”看得出麒麟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鬼灯自觉中止了话题,寒暄几句就像两位祥瑞道了别。

待到鬼灯离开了他们的视野,凤凰望向麒麟:“为什么不告诉他?这位鬼神说不定能助白泽一臂之力呢。”

麒麟捋了捋自己的长须:“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人家地狱与白泽的关系几时深厚到肯为他出手招惹那么大的麻烦?”

“我觉得两个人虽然打打闹闹,说不定感情意外的不错。”

“唉,看天意吧……只希望白泽自已能好自为之。当年认识的老相识们剩的不多了,当真是死一个少一个。”

“嘛,他又不是置生死于度外的类型,就算为了那些漂亮的年轻女孩儿他也会拼命活下来的……吧,也许。”

凤凰变回原身,漂浮在空中的红莲火焰一朵朵回到了他的嘴里。桃林里又只剩穿梭在枝叶间的夜风了。

 

评论
热度(23)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