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鬼白】劫

第十二章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鬼灯利用净琉璃镜找遍了范围内所有地方,却在一个古怪的频道停了下来。那个频道既不属于现世也不属于彼世,净琉璃镜却停在了这个界面上。

那的确是遍寻不着的白泽,但鬼灯第一眼却根本没认出来。若不是他的刘海被风吹得掀了起来露出了艳红的眼状图案,鬼灯压根不愿相信这人就是白泽。

鬼灯是从空中俯瞰他的角度,他爬起来之后抬头看着鬼灯的方向,鬼灯才能看清楚他的脸。白泽的黑发褪成了扎眼的白色,额角处顶出了本应是原型时才会现出的犄角。他看着鬼灯的方向,忽然就绽出了笑容,尖尖的犬齿露了出来,黄金瞳里光芒流转。那笑容鬼灯完全不认识,眼神也是。

“——”白泽说了什么,可鬼灯完全听不见。鬼灯下意识地向镜琉璃镜大步走去,就在此时,白泽忽然不见了,琉璃镜的画面短暂停顿在一片花白上而后出现了现世熙熙攘攘的人群。鬼灯意识到最后停顿的画面是变回原身的白泽,但那是他迄今为止未曾见过的巨大体型。

“那家伙都干了什么啊……”

那副野兽的模样……鬼灯心知肚明,神明堕落了。放着不管的话,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大王。”

“怎么了?”阎魔大王觑着鬼灯的神色,“你找到白泽君了么?”

“找到了。不过他现在的状况不太好,我得去把他带回来。我可以请三天的特休假期吗?”

“诶?白泽君有什么危险吗?”阎魔大王有些诧异,“需要鬼灯君离开那么久吗?”

“啊啊,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得去把松掉的缰绳系回去,仅此而已。”

 

 

桃源乡。

鬼灯的面前坐着前几天才见过面的凤凰和麒麟,桃太郎为他们端上了热气腾腾的茶水,但没谁注意到这个,桃太郎就这么站在鬼灯身后。

桌上摊着白泽离开前留下的书信,收信人是桃太郎。其实信上也没什么重要的信息,只不过以闲聊的口吻嘱咐桃太郎好好照顾药店,顺便如果哪天想转职工薪族就去拜托鬼灯,因为结尾有好好落款所以桃太郎知道这不是便签而是遗书(并不是)。

“……他在想什么?”

“天晓得。我一直以来以为他是个脾气挺好的老头儿来着。”

“两位知道现下是什么情况吗?”

“啊,这个知道,他在作死。”凤凰一脸正直地回答鬼灯。

“不,我指更具体的……”

“别开玩笑了凤凰,眼下不是时候。”麒麟习惯性捋了捋自己的长须,“根据辅佐官阁下的描述,我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你说白泽的外表兽化,而且所处之处既非现世也非彼世,我想他应该是去了现世与彼世的交界处。”

“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如字面所说,是两个世界的夹缝。没人知道那个地方从什么时候开始存在,据说那里存在着两个世界都无法存放的怨气和冤孽,甚至有太古的邪神。若能到达那里,与邪神达成交易,便能满足自己的愿望。但是一直以来都没听说过有谁去那儿许过愿或是达成什么愿望的。白泽去那里许了什么愿望我不知道,但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被剥夺了神格。”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现在只是一头野兽罢了,”凤凰冷哼一声,“即使他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白泽’。”

“他是独一无二的‘白泽’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龙也好凤也好,甚至是麒麟,这世上都不止一只。我们虽彼此这么称呼但我们也有自己的名讳。可是白泽不一样,他在这世上没有同类,所以也就没费心另外取名字。‘白泽’既是他的种族也是他的名讳。”

“当务之急不是指责他吧。现在最急迫的事情是把他带回来,以免他一时冲动——”

“你是说他会去找梼杌?”凤凰捂脸,“他变成这个样子难不成是因为我那天说他是‘战五渣’?”

“白泽先生的确是战五渣没错,请不用担心这个因为他的神经没那么纤细。但为什么会扯到‘梼杌’?”

“这个说来话长,现下暂且按下不表。可以肯定的是,白泽一定去找那个怪物了。正巧那怪物也在找他,如果白泽杀不了它那么被杀的就是白泽。”

“啊,顺便一提,梼杌是跟穷奇并列的四凶之一,就是他杀掉了变化成白泽的穷奇。”

“那个,打扰一下,虽然不知道你们说的都是谁,但是我想问一下,白泽大人现在很危险吗?”桃太郎小心翼翼地插话进来。

“与其说是危险,我觉得他死定了。”

“啊?!”

“没什么好惊讶的。他已经失掉了神格,自愈能力什么的也会随着神格消失。”

“也就是说白泽先生现在没有外挂,一打就死?”

“可以这么说。”

“啊啊这样的话你们几位不马上把白泽大人带回来真的好么?!”

“只是抱着他心智未失的希望罢了——”麒麟叹了口气,“这位小哥,麻烦你拿面镜子出来,最好能大一点。”

“好、好的,请稍等!”不一会儿,桃太郎从门外拖了一面等身镜进来。

麒麟从怀中取出一道白符,拿起笔在符纸上快速地画出了复杂精密的符文,而后他将完成的符咒按在了镜面上,低声念出咒语。只见镜面像是变成了水面一样泛起波纹,符咒被推进镜面消失不见了。

原本镜中映出的众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体型巨大的白色兽形。

“这是白泽大人?”

“是的。不过……”那不是他们熟知的白泽原身。原本散发着祥和气息的白色瑞兽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不仅是体型暴涨,犄角也长长了不少,原本看上去属于食草动物的整齐牙齿和蹄子变成了锋利的爪牙,眼角的嫣红痕迹拗成了狰狞的弧度。“完全变成野兽了啊。”

“真难看啊,这个样子。”凤凰低低叹息。

“这里,”鬼灯指着镜面上白泽下方烟雾缭绕的仙境中的某一处,“不是桃源乡吗?”

“诶,他会回来吗?”

像是回应凤凰的问题,白泽猛地向下俯冲,随着云雾逐渐散开,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正是桃源乡大片的桃树林。只要穿过那片桃树林白泽就可以回到极乐满月了。可白泽降落到了地面,却并没有进入桃树林,他驻足在离树林不远的地方,像是被什么阻挡住了脚步。

“糟了,是那天晚上我们布的法阵!他已经没了神格,被法阵拦在外面了。”凤凰立刻起身,“我去解开法阵放他进来……”

“先等一下,凤凰大人。”鬼灯指着镜子,“白泽先生好像在跟什么人说话。”

“!”

 

白泽降落到了桃树林跟前,刚一落地就好像踩到了什么。他移开爪子,看见了已经拦腰崩坏的精巧桃木牌子,上面刻着格外复杂的符咒。一看就知道是凤凰的手笔,白泽嗤笑出声,跟鸟爪子抓出来的一样。比起这个——他抬眼望向面前茂盛繁密而雾气缭绕的桃树林。

密密匝匝的枝叶随着风动发出了簌簌的响动,一阵在天国显得太过阴冷的风从林间扑面而来。白泽从风里嗅到了毫不掩饰的煞气和血腥味。

“啊啊,恭候多时了。”

 

评论
热度(27)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