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鬼白】劫

第十三章

 

漫卷如云的长尾甩过,只是眨眼间原地便不见了巨大的兽形,待到长尾收回,站在那里的已经变成了身着直裾深衣、宽袍大袖的年轻男人。

他提起繁冗华丽的衣袂在面前举了举,眼角的嫣红印记几乎斜飞入鬓,妖娆的金色瞳孔摄人心魄:“贵客来访,有失远迎,真是失礼了呢~”

回应他的话语,桃林的阴影处缓缓走出一个白色的身影。那是个有着俊秀面容的银发少年。剑眉高高挑起,给人以桀骜不驯的感觉,额发向后梳去露出了光洁额头上隐隐流动的金色图腾,与他熔金般的瞳孔相映成辉。简洁干练的武者打扮却透着富贵公子的气息,银色长发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您怎么跟我这么客气?”来者的眼中映出面前略显妖异的年轻男人,“还特地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迎接。”

白泽没有答话,只冷冷嗤笑一声。

“您不欢迎我吗?”来人的脸上现出了失望的表情,看起来真像是向长辈撒娇的少年。“亏我刚刚得闲就来看您……”

“真事儿似的,也不看看你身上那股煞气——”

“老师这是在嫌弃我吗,嫌弃身为凶兽的我?”少年看起来一副委屈的模样,“也是,毕竟老师可是能自由进出昆仑的神明……”

“玩儿够了么?”少年话音未落,白泽便消失在了原地闪现在少年的面前,右手成爪狠狠洞穿少年的腹部。可是没有血,白泽面前的少年不见了踪影,只有白色的碎纸纷纷落下。与此同时,少年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从后面绕过来抚上白泽的脖颈,在白泽猛地回身攻击时在白泽的脖颈上留下了三道血痕。少年轻盈地向后退开了长长一段距离,低头看见同样被留下深深爪痕的白衣,血液渗出,迅速将白衣洇染成暗红。

“明明是传说中的祥瑞,怎么比我还像凶煞呢?”

白泽按上了颈部的伤口,但伤口并没有愈合。血顺着手指留下,将本就沾染上血迹的衣袖弄得更脏。他冷冷嗤笑,眉目间竟有着不遑多让的桀骜:“谁稀罕似的。”

少年微微笑着,可眉眼间的煞气骤然加重:“您还真是不知好歹啊。我们因为不服从人类而被指为凶兽,几千年间饱受囚禁之苦,您却对他们的崇拜祭祀不屑一顾。啊啊这可真是……讽刺。”

“顶着这张脸千里迢迢跑到我这儿就是为了伤春悲秋?你还真是好兴致。”

“啧,明明变成这幅样子是想讨您欢心的,看来让您想起伤心事了啊。想必您对我的身份已经心知肚明了,不愧擅察之名啊神兽大人。”

“哪里哪里,我放出点儿消息你就循迹而至,当真是用心的很呐,梼杌。”

“嘁,穷奇真会碍事!”少年的眉目间浮现出转瞬即逝的狠厉神情,“不过不妨事,现在我已经找到您了。”

“你找我干什么?”

少年漫不经心地从怀中摸出一根手臂长短的白色羽毛拿在手中把玩:“我想借您骨头与皮毛一用。”

“就为了这种事……”白泽低低笑起来,直至笑得全身发抖。梼杌有些惊异地看着他,亲眼看见这个穿着华贵的年轻男人变化成体型巨大的猛兽,硕大的黄金兽瞳俯视着他。“这么想要的话,就亲自来拿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躲开了白泽猛然压下来的爪子,梼杌跃至空中,而后现出了与白泽不相上下的巨大原型。

那是噩梦最深处才会出现的狰狞凶兽。遍体覆盖着颜色诡异的长毛,猛兽乍一看有些像老虎,却长着畸形的类似人类的面孔和野猪一样丑陋的口牙,一边的獠牙断了小半截,长长的尾巴鞭子一样拖在地上。它长啸一声露出了满口尖牙,朝着白泽扑了过去。

 

 

“这展开也太突然了好吗?”

“最坏的情况,他们还是正面冲突了。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把梼杌引到自己面前,真是太鲁莽了!”

鬼灯疾驰于林中,风声从他耳边掠过,带来他头顶上低空飞行的两只瑞兽的交谈声。无暇理会他们的抱怨,他只能逼迫自己专注于眼前的道路。可他没法控制自己不断想起在镜子里看见的画面,溅上白色衣料的鲜血、脖颈上狰狞的伤口、满是讥讽的冷漠笑容、兽身上睚眦欲裂的黄金兽瞳——每一幕、每一幕通通是那个一下子变得遥不可及的男人。

那是谁啊……鬼灯有些茫然地回想,那个顶着一头白毛、满脸冰冷笑意的妖孽到底是谁啊?他记得自己认识几千年的那个家伙应该有一头柔软的黑发和细长的黑眼睛,笑起来时眉梢眼角都浸透温柔的笑意,即使面对“最讨厌”的自己也不会露出那么那么暴戾的气息。对了,他品味奇差,常年穿着食堂大妈的制服一样的白大褂,脾气好得像是上了年纪的老爷爷、啊不他本来就是顶着年轻小伙儿脸的老爷爷嘛……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他根本就找不到那个家伙的影子。所以一定是搞错了。

白猪先生一定正躲在哪个地方暗搓搓地偷懒,而不是跟长相狰狞的怪物打得遍体鳞伤、鲜血横流。

然而突然映入眼帘的场景打破了鬼灯的幻想。空中两个巨大兽形正撕咬得难解难分,血液零零落落洒在了下方的植被上,一些被血淋到的草木竟然已经枯萎发黑。他能看见白色的那只巨兽血迹斑驳的嘴角、肋侧睚眦欲裂的眼睛和腹部可怖的爪痕,血迹浸透了它雪白的皮毛,让它看上去狼狈不堪却又凶戾难当。

两只兽形在空中纠缠又分开,随即再次向对方扑过去。鬼灯有心帮忙却完全没能力插手,只能看着凤凰朝着战圈冲了过去。

凤凰清唳一声,红莲之火从它口中冲出直直冲向厮杀在一起的两只猛兽。察觉到突如其来的袭击,两者立刻远远分开,避开了凤凰的火焰,而后白泽向着相反方向逃离,梼杌紧紧尾随其后。凤凰立刻追了上去,麒麟咬着鬼灯的衣领将他甩到自己的背上,然后也紧跟其后。

只一会儿,鬼灯就看见了那条绸缎一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瀑布。“是养老瀑布。”

“嗯。他来这儿做什么?”

麒麟的话音刚落,就看见白泽被梼杌狠狠扑倒压在了爪下,梼杌满是尖牙的嘴狠狠咬上了白泽的前肢,看样子是想直接把它咬断。白泽剧烈挣扎,在梼杌的躯体上留下几道深深的爪印,却没能让梼杌停下躲开。这时候麒麟载着鬼灯飞到了他们的上空,梼杌背对着空中,所以看不见鬼灯的狼牙棒以万钧之势朝着它飞了过去。

被来势凶猛的狼牙棒猛然击中后心,梼杌不自觉地松口嘶吼出声,白泽趁机挣脱出来向着瀑布上空冲去。梼杌翻身而起,紧随其后,眼看白泽又要被追上,它一个俯冲扎进了瀑布下的酒潭。梼杌追到了酒潭的上空,看着恢复了人形的白泽漂在水面上,血色在水中丝丝蔓延开来。

“哈哈哈哈!”梼杌的声音混沌而嘶哑,他肆意嘲笑着落魄的神明,“你们高高在上!你们受万众敬仰!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简直是丧家之犬!”

“是啊,丧家之犬。”白泽孱弱得似乎连大声讲话都办不到,他的眼睛微微张开,眼中的金色黯淡。

“亏得穷奇对你大加称赞,没想到你也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为了这种程度的你去死,我真是看错他了——本来还以为他会是很好的伙伴呢!”

“穷奇……”

“啊啊,已经被我杀掉了。我毕竟念旧情,所以还从他的尸体上摘下了羽毛聊作纪念呢……”

听到这里白泽突然睁大眼睛冷冷瞪视着梼杌。

“生气了吗?无所谓,我马上送你去见他——”

“不要太得意忘形啊小鬼!”突然,白泽眼中的金光大盛,以他为中心,水面变得平静无波并向四周蔓延,好像水面整体变成了一面光滑平整的镜子。镜面映出了正停在酒潭上空的梼杌,然而并没有其他本该一起映出来的景物,镜面中的世界背景是黑色的,宛如深渊的入口。

梼杌意识到不对,转身想要逃走,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镜中的他被黑暗一点点缠绕、吞噬,现实中的他也动弹不得。当镜中的他被黑暗完全吞噬,如同与镜中的世界交换了,梼杌看见了自己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的身影顿时消解成无数碎片,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评论
热度(28)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