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鬼白】劫

第十四章

 

看到梼杌消失的那一刻,战场之外的三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纷纷聚拢到了酒潭的边上。

酒潭的水面已经恢复了正常,只剩白泽漂在水面上载浮载沉。繁复的衣物一重重散开,像是一朵点缀着艳丽红色的白花盛开到了极致。轻飘飘的衣料为他提供了浮力,让白泽没有立刻沉下去,但不断扩散的血迹表明他的状况并不乐观。

“真是乱来啊,白猪先生。”鬼灯走进酒潭游到了白泽的身边,带着他往岸边游。

白泽像是睡着了,他在鬼灯的怀里一动不动,让鬼灯疑心他是不是已经死了。鬼灯把白泽往怀里搂得更紧一些,感觉到了他的心跳,这才安下心来。

 

 

鬼灯再来极乐满月的时候,店里只剩桃太郎在打理店铺。

“白泽先生他不在吗?”

“他又离开了。麒麟大人过来接他的,说是有些事要回他们的国家处理。”

“哦。”鬼灯没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柜台后。每次他来这里取药的时候,这家店的懒散店主总是站在那儿或是蹲在椅子上,要么玩手机要么处理店里的杂物。

他想起那天他把白泽抱上了岸。他从未见过白泽那么安分、甚至是虚弱的样子,可那时候他一点都不开心,虽然他曾经无数次对这家伙说过“去死”。

“不要死。”他在白泽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说,怀里的人满身酒味,像是醉得不省人事一样一动不动。

鬼灯想直接大力摇醒他,可看到他身上斑斑驳驳的血迹还是没能下去手。他抱着白泽回到极乐满月,替他处理好身上的伤口,直到他离开都没见白泽睁一下眼睛。

真能装。明明伤口都能看见骨头,明明手快要断掉了,明明在酒里泡了那么久——您都不会疼的么?那种堵心的感觉又出现了,鬼灯觉得有些气闷,很想喝些酒。

往往鬼灯一来到店里,他和白泽两个人不是吵嘴就是直接上演全武行,但今天店里却每一个人说话,感觉很怪异。还是桃太郎率先打破了沉默:“鬼灯大人,白泽大人会没事的吧?”

“不知道。”这是实话,“不过估计很难。你有什么打算?一个人打理药铺太吃力的话,我可以帮你在地狱找一份差事……”

“不用了,谢谢您。”一反常态,桃太郎以从未有过的果决直接拒绝了鬼灯,“我得留下来。药铺关闭的话白泽大人会难过的吧,他曾经在这药铺上花了很多心血。”

“为什么?看到过那种样子的他,你还想留在他身边吗?”

“啊,没错,我还是想要留下来。”桃太郎想起那天醒过来的白泽,觉得在他的注视下血液都会被冻结。可是即使是那样,他仍能感觉到某种自第一面就接触到的、属于白泽本质的某种特质——

 “就算白泽大人贪恋美色,散漫不羁,压榨劳工……”

“等等,听起来这家伙根本就是个渣渣啊虽然我知道他本来就是。”

“不,请听我说完。我想说,就算他是个有这样那样毛病的麻烦上司,可他是个合格的神明。”

“这点我不否认。”

“我曾希望这样平和的日子永远持续下去,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离开这里。没有他,大家多少会寂寞的吧。”

的确是呢,心里好像空了一大块,有点钝钝的疼痛感。

“所以,可以的话,您能把他带回来吗?”

看着桃太郎诚挚的眼光,鬼灯忍不住点点头。

 

 

“对您的处罚决定已经下来了。”

“梼杌呢?”白泽倚靠在榻上,漫不经心地拨弄着锁着自己的锁链。

“梼杌重新封印。”

“呵,封印?”白泽逼视着前来传话的使者,如同熔金般的瞳孔让使者心里不禁一惊,“谁的决定?”

“您没有权力过问。至于对您的处罚,是一百年的禁闭。”使者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位被锁着的“罪人”,心底暗暗吃惊。他知道这位就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兽白泽,他看见了白色的额发间隐隐露出的艳红眼状图案、额角的一双犄角和宛如带着实质威压的黄金瞳,可他不明白被尊为祥瑞的灵兽为什么会有这么重的戾气。这位神兽大人被带回昆仑审判,可又没被押入牢狱;被安置在这么雅致的房间里,每日还有人伺候,却被用锁链限制了行动。真是位奇怪的神明不是么。

但这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只要遵照白帝陛下的命令照顾好这位大人直至他离开天庭就可以了。

 

 

鬼灯大人最近很爱照镜子呢,小白十分雀跃地告诉阎魔大王,是不是因为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了所以随时要注意自己的仪表?

哈哈这个嘛,要说鬼灯君突然在乎起自己的仪表我相信啦,但是你要说他在跟女孩儿谈恋爱我可不大相信。

为什么?

他最近难道不是只要有空就扒在镜子上看吗,哪里有空谈恋爱啊?

好可惜啊,还以为能看到鬼灯大人和女孩子在一起了呢。

小白君为什么想看到鬼灯君和女孩子在一起呢?

因为……那样的话鬼灯大人就不会寂寞了啊。

在小白和阎魔大王为鬼灯大人的终身大事担忧的时候,鬼灯大人还在自己的房间里照镜子。不过镜子里映出的不是他,而是一片白茫茫。鬼灯大人已经盯着这片白茫茫的雾气看了好几天了,可他除了睡觉和工作还是不死心地盯着看。

“他被带去的地方不是我的符咒所能窥见的,不过等他离开那个地方符咒就能生效了。”鬼灯记得麒麟是这么说的。这么久还不回来啊,鬼灯暗暗抱怨,真是让人焦躁得想直接砸碎镜子。不,其实我更想一拳砸到他的脸上,鬼灯默默按下自己的暴力念头。回想起白泽捂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他的心情奇迹般地好转起来。

“那就这样好了,如果您好好地回来,我在一百年之内绝对不会再对您动手。”鬼灯对着不知身处何处的神明许下诺言,“所以请快些回来吧。”

 

评论
热度(23)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