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关于《胜负未分》的一些设定和解说

这篇文是《想见不如怀念》的后续,算是把之前似是而非的BE圆成了HE。因为

用到了“钟馗坐骑”的梗所以引进了《黑白无双》中的中国地府,于是就成了在客场上各种折腾的鬼白,只在最后回到《鬼彻》。因为作者功力不够,所以一些设定和细节方面可能会令读到这篇文的亲们比较困惑,所以在这里补充交代一下~

 

1、时间线和事件发生顺序

1200多年前,白泽受地府请托与钟馗搭档,在中国地府工作

1000多年前,白泽作为中方裁判出席“和汉亲善竞技大会”

1000年前左右,白泽和钟馗因故分道扬镳,白泽来到桃源乡经营极乐满月

100多年前,白泽接受聘请回到地府,离开桃源乡

以上均以《相见不如怀念》发生的时间点为基准

 

鬼灯拜访山中神社,(隐晦地)向白泽祈祷,茄子及座敷童子做出“白泽”【鬼灯休假第一天】

白泽感知到鬼灯的祈祷,决定去见鬼灯;是夜白泽与钟馗对饮,谈及鬼灯

白泽向第五殿负责人请假,施用法术成为“白”来到人间【鬼灯休假第二天】

鬼灯再次拜访山中神社,遇见“白”;“白泽”消失【鬼灯休假第三天】

鬼灯因公到酆都【鬼灯休假结束】

鬼灯受邀到鬼王府与钟馗对饮,得知白泽身份【鬼灯在中国第一天】

“加加知”在中国人间四川街头遇见“白”,游玩一下午并遇险,“白”醒来恢复成白泽【鬼灯在中国第二天】

鬼灯在白泽住处醒来【鬼灯在中国第三天】

鬼灯结束公务离开地府;当天夜里钟馗为白泽饯行【鬼灯在中国第四天】

鬼灯收到白泽送的礼物,到桃源乡确认白泽回归【鬼灯回到日本地狱第二天】

 场面切换较混乱,所以插叙的段落前加上了标记。

 

2、关于白泽与中国地府的设定

这篇文是为了“白泽是钟馗的坐骑”这个梗引进《黑白》的,但《黑白》里并没有白泽,所以对白泽遇见鬼灯之前的历史进行了一些私设。

《鬼彻》第四话提过和汉亲善竞技大会里白泽代表中国彼世方面出任裁判,私底下脑补觉得白泽和中国地府的关系还不错。以“白泽是钟馗的坐骑”为前提,捏造出了白泽在地府任职的经历——当初地府高层请与他们交情还不错的白泽辅助刚刚接任鬼王的钟馗,但怕钟馗怀疑(给一个新死鬼又是封官又是送神兽的肯定有阴谋嘛)于是让白泽隐藏真实身份,但白泽大人你明白的嘛,碰上酒和女人就露馅儿了。钟馗这人比较直,知道自己被欺骗感觉很恼火于是就冲着白泽发火了,白泽一方面有点难过一方面露馅儿了也不方便再待下去,于是就离开地府到桃源乡去开药铺。后来老中医为了躲鬼灯就接受了地府的任职邀请,转职成地府公务员。因为以前跟着钟馗捉鬼得罪了许多厉鬼什么的,再回到地府白泽要求隐姓埋名,所以除了钟馗和地府高层酆都没谁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在文中提过地府构成比较复杂,于叔大致是这么设定的:不存在惩处罪人的地狱,地府是收集灵气、维持三界平衡的类似公司的机构。十殿每殿均有一个最高负责人(XX王),下面有一对对黑白无常搭档按照每天签到收到的任务名单猎取回收灵气;第六殿配有十大阴帅,其中阴帅·鬼王自动兼任第五殿捉鬼大队的队长之职。十殿之上有五方鬼帝和地藏菩萨,再往上还有阴间最高统治者酆都大帝。对外与西方的恶魔存在竞争关系。

白泽一千多年前在钟馗身边以神兽之姿担任坐骑(兼酒友),之后以“阿白”身份回到地府后是作为钟馗的副手。钟馗本人是阴帅·鬼王兼捉鬼大队队长,白泽作为他的副手承担的事儿很杂,除了跟他一起出任务(小白曾经说过白泽和钟馗“现场镇压捕捉厉鬼”)还得替他做文书工作。钟大人在原作里是个甩手掌柜,于是原作里的副手先生各种辛劳。现在设定白泽大人是钟大人的副手,神兽大人本人也是个甩手掌柜的料但坐着副手的位置只能老老实实坐下来干活儿,每天朝九晚五偶尔使个小性儿(譬如开头)——反正高层总不敢为难他。钟馗和鹿蜀叫白泽“秘书”是戏称,如同白泽戏称自己是“文职人员”——白泽大人是脑力派嘛。因为他和钟馗是老搭档,不仅有默契还熟悉业务,所以更能镇得住场子,相比之下在工作中是更大的助力。所以阎罗王才会抱怨沙小姐批了白泽那么长的假——在钟馗甩手不管的情况下,善后本来都是直接推给白泽的,白泽不在底下人又不够级别,只能阎罗王自己替他加班解决(这是如何的劳碌命)。

长期穿外套白大褂是习惯使然,明明只要远离鬼灯去哪儿都成却偏偏选择了酆都也有怀念日本地狱的因素在。

 

3、白泽“失忆”的设定

白泽在察觉到鬼灯心思的情况下招呼也没打就消失了一百多年,自己觉得心虚,害怕直接去见鬼灯的话会被揍,于是想出“装死”的招数——他对自己施术使自己成为凡人模样,以期误导鬼灯他已经死去并转生成人类。为了逼真,还设置了作为凡人“阿白”的记忆,包括公司(实际上是地府)、做梦(实际上是确实看到的)、梦中人(实际上是鬼灯),但潜意识还记得自己对鬼灯的感觉,会因为鬼灯为自己的“死亡”难过而高兴,会为了看鬼灯难过的样子故意刺激他。总之是十二万分恶劣,纯属傲娇和维护自尊心的报复行为。

因为白泽不需要在人间呆太久,所以他给自己设定的记忆体系不够完整。一旦被问到涉及设定外的问题就会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就好像做梦总想不起来梦是从哪里开始的。这就是为什么当时加加知问白为什么戴眼镜,白说记不得了。白泽戴上眼镜只是下意识想挡脸……明明想要鬼灯认出他又害怕鬼灯见到他直接一拳揍脸……

解除法术的钥匙是“呼名”。但鬼灯比较别扭一直不肯认真喊白泽的名字,就算喊了也是用日文,所以直到袭击他们的厉鬼喊出白泽的真名白泽才恢复原样,不然两人恐怕会直接葬在那里。

 

 

以上来自和@文字燒 大大的讨论,十分感谢~~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有什么问题反馈给我会在这篇文章里进行解说。

评论
热度(8)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