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坑兄】轮回

01

 

相同的起始与结束,周而复始,仿佛藏经楼里古旧经书上绘着的黑白图腾,简单到了极致却也令人绝望到了极致。

 

“我乃逍遥门麾下大弟子,东方纤云。师尊叫我带你转转山脚下的这镇子。”

 

睁开眼眼前必然是那张稚嫩的脸,总角之年的孩子却束了冠,过长的发带分垂两肩几乎要到腰带。小小的孩子仰头看向他,微微好奇的样子,眼神清澈仿佛一眼便能看到底的小溪,眼里满满映着他的影子。

 

“从明天起你就是我的二师弟了。”他自己也不过高过面前那孩子一个头,却故意做出老气横秋的大人模样。也不能算骗人,毕竟这是他不知第几次向这孩子自我介绍了。从明天起,直到睁眼前一刻,印飞星,都是他东方纤云的二师弟。

 

然后看着这孩子一点点长大,稚嫩的脸庞被时光打磨出英俊轮廓,清澈的眼底被世事浸染得不复清澈。小孩的个子蹿得很快,但始终矮他一头;小孩修炼的天赋根骨奇佳,却总是落他一步,于是小孩渐渐不愿再跟在他身后了。再过几年,他们的小师妹来了,那孩子终于不再一直注视着他了。可他们的小师妹总爱黏着他,于是小孩不得不再次把眼光转向他,目光里带着不加掩饰的失落。

 

轮回了无数次的东方纤云知道,嫌隙的种子在此已经种下,可无论他怎么尝试改变,这种子依旧茁壮成长,最后催生出更多的龃龉,直到把他们绞缠致死。尝试过不知道多少种可能性,他依旧还是来到了当年那个小孩的面前。

 

坠魔崖边上有一大片桃树林,每次他们到这里的时候都正好是花开的最好的时候。纤细娇美的花瓣被呼啸而过的风带起,纷纷扬扬地落下来,盛大得像是北疆冬季的雪。可是不过百步远的距离便是尸横遍野、鲜血横流,他的二师弟倒在血泊之中,注视着他的眼中满满映着他的身影,还残留着血迹的嘴角带起天真无邪的笑容。

 

“真是没想到……”

 

啊啊,什么没想到,我分明一直在竭力规避。

 

“若有来生……”

 

明明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来生了。

 

东方纤云看着方才还竭尽全身力气诅咒他的青年此刻正无神地注视着他,花瓣悠悠飘落在青年的眼睫上,可青年却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一瞬不瞬。

 

那双眼中的光芒已经完全寂灭了。

 

“印飞星。”他一只手轻轻拈起那片花瓣,而后覆上青年失去神采的双眼,“飞星。”

 

“我已经厌倦了……一次又一次……”这轮回周而复始。可是他无法离开,也不能让印飞星离开,只能一次又一次重复着生离死别和悲欢离合,最后毫无悬念地走到这境地。

 

他抬眼便看见黑暗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无论是飞舞的花瓣还是横陈的尸体都被吞噬殆尽。他知道这便是结束了——不知从第几次轮回开始,只要印飞星死亡,无论他是死是活都会马上回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第一眼是印飞星,最后一眼还是印飞星,可他们终究是又离别了一次。

 

“还不如再也不见。”东方纤云还是俯身抱起了面前那具尚有余温的身体,温热的血液浸湿了他的衣襟,他紧紧拥住这最后的温暖,“谁都好……救救他啊。”

 

“就算只有他也好……离开这个轮回,好好活下去。”完全被黑暗吞噬之前,东方纤云对着不知身处何处的谁许下了这样的愿望。

 

 

02

 

我的名字不重要,身份不重要,来历不重要。唯一能告诉你的大概只有“我是个普通人”而已。

 

没错,我是个穿越者!现用名“东方纤云”,现用身份逍遥门大师兄。上有常年闭关的师父和大权在握的师叔,下有疑似主角的二师弟、把“和大师兄双修”作为人生理想的三师妹以及新入门的软萌四师弟。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算是什么,可我的目标十分明确,那就是——抱紧主角的大腿,活下去!

 

根据我阅览无数穿越小说得来的丰富经验,身边神似主角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身世凄凉、天赋绝佳的二师弟!作为他的大师兄,这绝对是抱大腿得天独厚的位置啊!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初第一眼见到的那个满脸天真烂漫的小正太如今长成了这副模样。

 

“师弟饶命!!”我都记不得这是第几次被他提剑追着绕山跑了,只能感叹这孩子脚力越发地强了……破空之声自身后传来,一柄剑擦着我的脸侧飞了过去,我只来得及瞥见一抹寒光,那柄剑就“锵”的一声插在我身前三步远的地方,成功地阻止了我的逃亡。

 

“大师兄~~”身后有谁慢慢逼近,猛一用力就扯住了我的长发。我慢慢回头,看见脸上挂着诡异微笑的少年一身风尘仆仆,蓝色逍遥门校服上零落几道不大的口子,“三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托你的福好得很……倒是八戒哦不二师弟你一路奔波劳顿,不如早点去歇息?”

 

“多谢大师兄‘关心’啊!”揪着我长发的手越发用力,“休息倒是不急,在此之前先让我‘感谢’大师兄一番如何?”

 

“嘿嘿不用了……”我企图把我的头发从魔掌里拯救出来,未果,头皮反而被扯得更痛了。我心下长叹一声,心想今天这事怕是不能善了。果然,我家二师弟冷笑一声,拳脚就暴风骤雨般招呼上来了。

 

“救命!!”

 

“死心吧!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旁边路过的扫地小童抱着等身高的扫帚路过,十分淡定地低着头以示事不关己。啊啊,这也不能怪人家,毕竟逍遥门内的二弟子对大弟子下克上已经是门内的常事了。

 

这事要放在别家绝对是天大的丑事,不说辈分问题,光是一个练气九阶被一个练气七阶揍得毫无还手之力这一点就能让人笑掉大牙。可在我们这里就是没问题!因为我家二师弟他可是“主角”啊!作为一个注定炮灰的NPC,被主角揍成狗完全没有丢脸一说的对不对!

 

“师弟息怒……”被揍成死狗的我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恨不能高举白旗,“你看你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嘛?都说了你是主角,有主角光环所以万事无虞的。”

 

八戒走过去拔出了插进地里的佩剑,我只听见铿锵之声,那大概是他在恶狠狠地收剑入鞘。看来危机解除了。于是我挣扎着坐起来,朝脸如锅底的少年讨好地笑了笑,成功地让他的脸色黑上加黑。

 

“大师兄你现在怎么这样没脸没皮!”

 

“嘿嘿……师弟你打也打过了,消消气吧?”

 

“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少年瞪着我的眼神如同跟我有血海深仇。我愣愣看着他,他像是要控诉什么,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恨恨然拂袖而去。少年风华正茂,衣袂翩翩,离去的背影却有几分萧索的味道。

 

许久之后,当我捧着修魔的秘籍在坠魔崖崖底假寐、梦到这一段的时候,猛然醒悟到,自己若是真死在八戒的手上也是自己蠢死的。可是就算再来一次又如何呢?我是否还会把那个少年死死按住,挺身而出说“是我”?

 

一定还是会这样的。不过下次被赶出来以后一定得跑得远远的,绝对不能再被八戒逮住……嗯,从坠魔崖出去的时候就要开始注意了。毕竟我还想活下去,在这个不属于我的世界好好活下去。

 

 

03

 

只不过眼睛一睁一闭的功夫,我便回到了与他初次相遇的时候。

 

惊喜,而且喜悦多过惊诧。上天居然给了我一次重来的机会!这一次,这一次我一定要……将他的一切剥夺殆尽!

 

我做出幼童那不知世事的懵懂表情,抬头看着我一直以来仰望着的身影。可是有哪里不对。

 

“我乃逍遥门麾下大弟子,东方纤云。师尊叫我带你转转山脚下的这镇子。”

 

东方纤云,修真四大门派·逍遥门门内真传大弟子,其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堪称逍遥门一块活招牌。再加上修炼天赋上乘且自身修炼勤勉认真,后来成了修真界正道第一人。可是眼前这只……是怎么回事?

 

他原来热爱说教、口若悬河吗?他会对近在咫尺的恶行视而不见吗?他是脑子有坑的吗?!我默默跟在他身后,看他端着故作老成的架子、说着不知哪里看来的歪理,狠狠压下想给他后脑勺一剑的冲动。

 

重来一次……毕竟有什么不一样了,可能有这么一次机会就足够让我感恩戴德了。来日方长呐,大师兄。

 

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多,我终于确认了一件事:这一世,我的大师兄他脑子里有坑。他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只留下那张我再熟悉不过的脸。我看着我曾经可望不可即的大师兄跟一个白痴一样蜷缩在我脚下,畏惧着什么一样紧紧抱住我的大腿;看着那张曾经如同极寒之地封冻万年的冰髓一样淡漠的脸对着我露出了令三师妹都不忍卒睹的傻缺表情,夸夸其谈些我从来就听不懂的歪理;看他清晨不再练剑,喊着奇怪的口号做着奇怪的动作,整天游手好闲,修为却不知为何野草似的蹿得飞快;看他空有高我一截的修为却怂得要死,却在某些时候坚持着一些莫名其妙的底线。

 

真可笑……那便是我一直以来仰视着的人吗?我重新活过一次,难道就是为了让这样一个蠢货万劫不复吗?每次我踩着他的脸时,都会生出这种茫然无力的感觉。他只空有“大师兄”的名头罢了,无论如何冒犯他他都不会做出反击,要么一笑而过要么转身就跑。可他仍然拥有我所羡慕的一切:师妹的爱慕,长辈的器重,上乘的修为,光鲜的家世。所以,只要、只要他消失!只要东方纤云不复存在,那些总有一天是我的。

 

步步筹谋,我知道那一天就快要到了。

 

山后的仙果熟了十次之后,与当年的我如出一辙的四师弟站在了我和他的面前,抬头看着我们,眼中是不加掩饰的钦羡和憧憬。再过不久我们就会接到护送那个盒子的任务,到那时只要……东方纤云突然出声打破了我的思绪。

 

“我乃逍遥门麾下大弟子,东方纤云。”

 

这话语也如十年前毫无变化,我对着刚刚高过我的腰的小小孩童微微一笑:“二弟子,印飞星。”

 

“师尊叫我们带你转转山脚下的这镇子。”镇子看起来没什么变化,还是有人光天化日调戏良家妇女、强抢糖葫芦小贩、偷窃财物被人发现——这脑子也真是……

 

而东方纤云又端着一脸高深莫测在前面用十年前那套歪理邪说来荼毒新入门的小弟子,一个字都没变。

 

“……”等我气喘吁吁地行侠仗义回来,四师弟一脸迷茫地看着我,我只能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什么都别说,听着就好——咱们大师兄……脑子里有坑!”有此珠玉在前,那群脑子不太好的仁兄们实在算不上什么了——并且我估计他这辈子都治不好了。

 

四师弟一脸震惊,不知道是被这个事实惊吓到了还是讶异于我的“以下犯上”。如果是后者的话,我相信之后不久他就会恨不得亲自以下犯上了。

 

不久之后,如同我记得的一样,他被三师妹告白了。事情的起因是一件任务,交由东方纤云独自完成的任务,这让他得独自一人离开逍遥门一段日子。和上一世一样,三师妹终于在我们为他送行的时候向他吐露了心迹,虽然挺早之前逍遥门上下都知道了。

 

“大师兄……”娇小可爱的女孩子仰头望着一路来沉默无言的青年,双手在身前把宽大的衣袖绞成了麻花,眼里亮晶晶的,“等你这次出任务平安归来……与师妹我结成双修道侣可好?”

 

彼时晚来风急,带起万叶飞花,斜阳在天边坠坠欲沉,映得漫天霞光万丈,也映红了师妹的脸颊。时光静美,他们注视着彼此专注得仿佛这世上再无其他,一生一世只这一双人。

 

上一世这个时候,我的眼中这世界只剩一片血红。那时我攥紧了拳头,拼命忍住潜伏了十年怨愤都在那一刻爆发——可现在,我扭头看了看看得专注的四师弟,志在必得。

 

我看见东方纤云一脸讶异的表情平复了下来,他微微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说。我开始有些不安了,生怕他会和上一世一样在下一秒说出“好啊”。

 

可是……“不好!我才不想立这种出门必死的flag!”

 

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就说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这辈子注定帅不过三秒。我志得意满地伸出了手,四师弟愤愤地把五两银子摔到了我的手上。

 

“不过就赢了五两银子,二师兄你是有多高兴啊!”我看着三师妹追在落荒而逃的东方纤云身后跑远了,忽然听见了四师弟的小声嘀咕。

 

“嗯?”

 

“在笑哦,嘴角止不住地向上翘呢!”

 

我摸了摸嘴角。真的,在我自己完全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嘴角扬起了让我不安的弧度。

 

 

04

 

他自黑暗中醒转过来。最先恢复的却是触觉——他感觉到自己正趴在谁的胸膛上,一只手搭着那人的肩膀。手下的布料触感十分熟悉,衣料下的肩膀带着少年人特有的瘦削。

 

然后是听觉。干净清冽的少年声线仿佛穿透厚厚的墙壁,此刻正惊慌失措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十分亲昵似的,连姓氏都省去。

 

最后是视觉。他扶着少年的肩膀缓缓坐直,映入眼中的是上一刻还被自己拥入怀中渐渐冷去的人。于是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触碰少年的脸,想看看那温度是否是幻觉。

 

“印……”他也想这样叫一次他的名字,舍去师门辈分、正邪立场、家门身世,“飞星?”

 

“你为何……还活着?”那要是最后一次多好,要是你再也不用面对那些已经注定的生死多好,“我明明亲手……”

 

越是靠近越是惶恐,生怕这只是浮生一梦里的一个片段,又怕若触碰到真实的温度,便知道眼前这个人再度坠入了令人绝望的轮回。然而还未等到他的指尖触摸到眼前少年的脸颊,他就再度感觉眼前一黑。

 

这样也好……可终究是放心不下。宿命不曾怜爱过他们,他一直知道的,若想得到什么必须付出比所得高昂的多的代价。黑暗如同永远坠不到底的深潭,灌满了那些埋葬在轮回里的记忆,将他灭顶淹没。

 

他有些后悔了。即使只是刚刚那一会儿的时间,也是可以用来问些别的问题的,比如……你过的怎么样、现在还好吗之类的,总比那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要好得多,起码还能让自己安心。

 

可也不能怪他,这次也超越了他的认知。睁眼见到的少年恍然是十八九岁的印飞星,仍旧穿着逍遥门的蓝色校服,眼里满满倒映着自己的影子,脸上还残留着惊惶和讶异。当时印飞星正一遍又一遍叫他试图唤醒他,可他叫自己……“纤云”?

 

以前印飞星从没这么叫过他,从小时候起印飞星就只唤他“大师兄”,钦羡地,嫉妒地,嘲讽地,直到临死才歇斯底里地叫出他的全名,恨不能将这个名字生生咬碎一样。现在这样是头一次,实在是陌生得很。可这很好,至少证明此时“东方纤云”还没有和印飞星闹翻。虽然不知道现在的这个“东方纤云”是何许人也,可是他确实改变了那可悲的宿命,不是吗?

 

无论是谁,都很感谢你,还请继续努力下去。

 

 

05

 

穿越有福利,要么美人投怀送抱,要么宏图霸业手到擒来。

 

下次再有穿越小说这么写,前提是如果我还能看到穿越小说的话,我一定要手撕作者。

 

骗子!你特么骗的我好惨!!什么,没有福利吗?不不不,少年你太天真了,福利有没有无所谓,关键是要保住小命啊!作为一个Boss就算美人投怀送抱、宏图霸业手到擒来有个卵用啊?!在主角面前都是炮灰好吗?!

 

当主角·四大修真门派之一逍遥门(无大弟子)二弟子·印飞星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有多绝望就有多想手撕作者。因为我的现用身份是魔界魁首百媚教的大弟子·东方纤云,Boss光环妥妥加身。

 

在重生的主角面前穿越者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Flag也保不住我了。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乖乖跟着主角走剧情……可剧情又是什么呢?

 

八戒觉得所谓“剧情”就是把他上一世的经历再过一遍,只要我和他角色对调就可以了。真的这么简单?太天真了八戒,根据师兄我博览群书(穿越小说)的经验,但凡遇到重生,剧情绝对会变得面目全非。这不,八戒遇到龚常胜就傻眼了,明摆着剧情已经变动过了嘛。毕竟有蝴蝶效应在,每一个选择的微小变动都会在未来导致不同的结果。你说宿命?呵呵,愚蠢的凡人,完全不知道穿越者高高在上的优越感——那就是剧情本身啊!

 

按八戒之后的“剧情”走下去是没什么好下场的。当然,不论下场如何我一点也不想走Boss线就是了……所以当务之急是做好自己的本分避免触发Flag,为自己找好退路,就算真的变成了关底Boss也能留下一线生机……一点一点的改变累积起来,总有一天“宿命”会被扭转的吧?“剧情”已经改变了不是吗?

 

“你一定可以好好活下去的,我们都可以。”房内灯火幽微,我俯下身在醉得不省人事的八戒耳边低语,对着他这样承诺。

 

 

06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我们就接到了护送一个封印盒子的任务,由东方纤云带队,我和四师弟随行。这一次我不再为了贪功抢过盒子亲自护送,可是架不住东方纤云又犯病了。

 

就在我们相互推拒的空当,一群黑衣人冲了过来。还来不及惊叹东方纤云的乌鸦嘴,他就把盒子并一张“日行千里”符塞到了我的怀中。看他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我还以为他会说“你先逃我挡着”,没想到我刚一转头那厮就对着一群刺客大喊“东西在那儿!”

 

……东方纤云你大爷!!居然还对你抱有幻想是我太蠢!

 

回到逍遥门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追杀东方纤云。不只是因为他利用我吸引刺客注意力这个贱招,更重要的是,上一世这个任务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我本来能够避免的……都是因为他!我执剑追在他身后,心底涌起难以遏制的杀意。就因为他,即使重新来过,我仍旧会被逐出逍遥门,继而被逼入魔。而东方纤云,即使他再不靠谱、脑子再有坑,他仍旧是四大修真门派之一的大弟子,他依旧还会坐拥我可望不可即的一切。

 

我真的想杀了他。剑出,却是擦着他脸侧飞了过去。他又摆出了那副万事不走心的白痴模样,笑笑笑的,不还手也不还嘴。如果真的杀了他,在因为任务失利被逐出师门之前我大概会先被清理门户,罪名是“残杀同门”。

 

前方是已然注定的命运,我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末路,他却顶着一头一脸的伤朝我笑笑,说“消消气”。我并不是生气,而是绝望。可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他。

 

这就是宿命了吗?东方纤云即使变成了白痴也是受命运眷顾的,而印飞星即使重来一次也只有满盘皆输的份。

 

没多久副掌门的问讯就到了,我看着盛怒之下的副掌门,即使心中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跪下对他说“是我”。悲恨满溢,可“我”字才轻飘飘地出口,我就被大力按在了地上,咚的一声脸着地。

 

“是我。”东方纤云一脸淡漠模样,好像从来都不曾变过。可是我心知肚明,上一世的他绝不会为了袒护我向副掌门撒谎。于是副掌门的怒火顺理成章地被引到了他的身上。

 

“逐出师门!”我听到了熟悉的判决,却不是对我的。这变故来的太突然,我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惊讶,心下一片茫然,只能看向那个静静跪在厅堂中间的人,他垂着头,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他现在应该是很难过的吧?我居然开始莫名难过。谁知道下一秒东方纤云抬起头就是一副喜庆脸:“谢师叔成全!”

 

……居然为他担心我才真的是脑子有坑!!

 

 

07

 

我似乎见到了那个人,那个我发誓要用毕生去报复的人。

 

不同于这一世我见到东方纤云以来他那副蠢样,雷击过后,他说出了本应只有我才能听懂的话。如果那才是我的大师兄……那陪着我走过这十多年的到底是谁?

 

如果那真的是我的大师兄,为什么我会觉得那一刻的他看起来……像是在悲伤呢?明明是他亲手杀死我的啊。我还记得那时候他看向我的眼神,比贯穿我胸膛的剑更加冰冷。

 

坠魔崖边的桃花又到了开花的时节,花瓣纷飞一如当时,他注视着我的眼神那么专注,眼底像是有被深深隐藏的暗流正挣扎着冲破桎梏。他抬起手像是要触摸我的脸,可又像是不敢,堪堪悬在半空中。不过也就这样了。因为在他进一步动作之前,又一道雷直接劈到了他的头上。

 

再爬起来,他又是那个脑子有坑的东方纤云了。

 

《《《《《《《《《《《《《《《《《《《《《《《《《《

 

我看见了花瓣纷飞。

 

啊啊,说起来坠魔崖边上的桃花开得正盛呢。

 

花瓣上淡淡的绯色从边缘向花心过渡成皎白,一片的颜色淡淡的,可一树加起来就像是天边的彤云一般灼灼。不过这还是不及遍地的鲜血艳丽。

 

放眼望去,从桃林里开始直到崖边,遍地都可见残毁的刀刃和插在尸身上摇曳着尾羽的箭矢,鲜血从尸身上蔓延下来,洇红了一片又一片的土地。不同门派的服色都染上了血污,他们的面孔都模糊不清。只有一个人最惹眼,他正半跪在离悬崖边缘不远的地方,厉风把他宽大的袍服和长发吹得猎猎如同一面旗帜,他本人正如笔直的旗杆。

 

从远处细细打量,这个人很眼熟啊。嗯,这衣服看服色是我们逍遥门的校服呢,说不定是我们逍遥门的哪位前辈……他的脸抬起来了,让我看看……卧槽这不是我的脸吗!

 

“我”注视着他身前躺着的人,目不转睛。那是一个魔修,而且伤得不轻,身下的血都积成了血泊——是“我”重伤他的,“我”的手还紧紧握着贯穿魔修胸膛的剑——可那个魔修是八戒。“我”杀了八戒。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记得我才是魔修来着?为什么立场会微妙地调换了?这到底是哪个世界线上的事儿!

 

我想叫“我”住手,叫他放过八戒,可是我只能站在原地看着。我听见八戒笑着叫“我”大师兄,要知道他很少笑,一旦笑着叫我的时候总没好事,可现在他笑得比哭还难看。血从他的嘴里涌出来,他还在笑,笑得几乎要断气。

 

“东方纤云!”我在原地一惊,本能地想向他的方向过去。我从来没听过他用这样凄厉的声音喊我的名字。

 

“若能有来世……我定要将你的一切剥夺殆尽!”原来是这样,因为这样你才会重生,因为这样的不甘,你才会把我推下坠魔崖啊。

 

气力用尽,八戒安静下来了,“我”却开口了。不知是不是错觉,我觉得“我”似乎看到了我。我能望见“我”的眼睛,那与我一模一样的脸上流露出了我绝对不能体会的悲伤,“我”说:“救救他。”

 

我看见天光黯淡了下来,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见到的是“我”俯身紧紧抱起已经没了声息的八戒。奇怪的是,我仍能听见“我”不高的声音:“离开这个轮回,好好活下去。”

 

会的,会活下去,我和他都是,我如此坚信着。

——Fin——


P·S 挺长一段时间放在微博上的,以大概七十几话之前的原作为背景的。

评论(1)
热度(25)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