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浪漫传说】妄想

  • 这是浪漫刚完结那会儿的产物

  • 纯属妄想

  • BE和HE可自选


【BE】抹杀

“你……是谁?”

眼瞳中映入的是灼眼的光芒,熟悉又陌生的轮廓,似是而非的眉眼。她盯着这团光亮,目不交睫,那光太亮,让她的眼睛酸疼得落下泪来。

“洛基?托尔?”

“他们本是一体。他们都只是我的一部分。”

温暖的,冷彻的;温柔的,粗暴的;嘲弄的,激愤的。

他们是一体的……?

“那么洛基是谁?托尔是谁?”

“都是我。抬头看看我,小爱……”

“我不要!不要!!”她把脸埋在手掌里,单薄的身体轻轻颤抖着。

“你在这里的话,他们算什么呢?”

你才是原初的话,他们是谁呢?

火红的、艳丽的、在永夜之境里如同唯一的救赎的光芒是谁,小心翼翼的、温存的、令人心生怜爱的温度是谁,瑰丽的、狡黠的、使心脏为之躁动不安的笑容是谁,悲切的、疲惫的、让眼泪为之决堤的话语是谁?

灿烂如同黄金、迅猛如同雷电的是哪一个?通红的脸颊、跃动的电弧、言不由衷的话语是哪一个?瞳孔中映出我的色彩的是哪一个?

“把他们还给我……”小声的啜泣终是抑制不住,成了歇斯底里的恸哭,“他们是不同的啊……”

那心意,那情绪,那表情——哪一样是可以被糅合在一起的吗?那怀抱,那指尖,那声音——又有哪一样是能被复制的吗?

“小爱,别哭了。我记得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刻啊,”那光芒捧起小巧温暖的毛茸茸送到女孩的面前,“还记得么?我答应会为你找到一只真正的——”

金色的身影,毫无芥蒂的笑容。

“不对……”

那双手的主人应该有一双瑰丽的酒红色眸子,璀璨如同宝石,眼底的深邃阴影里永远藏着足以令人溺亡的哀戚;那张脸从不会有如此温存的笑,那五官时常拼出一副不情愿的情态,脸颊会染上棉花糖一样的可爱颜色。

粗暴举动流露的温柔,灿烂笑容掩盖的悲伤。再没人能取代他们——“他们每一个,每一个都是我的独一无二啊!”

他们被堂而皇之地抹杀了。这世界上哪里再也找不到他们了。

痛彻心扉。

 

“回来啊,回来我身边……”这怀抱是空的,“你们答应过的呢?”

“这世界已经被毁灭了。他们都死了。”散发着温暖光芒的手抚上少女的发顶,“不过没关系。小爱,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为你造出来哦。”

“……死了?”

也是啊,这世界都已不复存在。

“不用了……不用。如果可以许愿的话,”少女终于抬头对上了这世上唯一神祗的眼睛,她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就让我回家吧。”

“为什么?小爱不愿意留下来陪我吗?我可以——”

“不用!”少女紧紧抱住自己,低低地啜泣,“我什么都不要……让我回家吧。我想家了。”

这里再没什么让我留恋了。

“如果可以的话,让我忘了这一切。”


【HE】周而复始


你说你会满足我的一切愿望?

那么,就把他们还给我吧。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温柔的白光自宇宙深处的深邃黑暗里冲出,坠落在我所一直居住着却从未审视过其全貌的星球。在宇宙幽蓝的微光下,我能看见的是满目疮痍。渐渐的,就连那残破也不见了,因为,白色的光芒从坠落之处绵延而出,缓慢却坚定地覆盖住了令人不忍直视的狼藉,那好像我坐在温暖的屋子里,借着壁炉的光观察着窗玻璃上缓慢生长的冰花。

白光最终覆盖了整个星球。柔和的光在完全覆盖的那一瞬间骤然亮度暴涨,一双仍泛着温和光芒的手轻柔地覆上我的眼。等那双手移开的时候,遥远而渺小的星球已经恢复了生机。我看见大片的蓝色,大片的绿色,零零散散几处还有漩涡形状的云气。

他们……

他们还没有回来。

熟悉的温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带着我所一直钦慕的轻松惬意,他们现在还没出现。

为什么?

这个世界才刚刚开始,小爱。我无法逆流时间,可我能创造世界,一个全新而完全符合你心意的世界。你只需和我一起,慢慢等待,作为这个新世界无上的神祗。总有一天,你所熟知的他们会出生,长大,变成你熟悉的样子。

可是没有我了啊,也没有洛基和托尔。他们还是我熟悉的那样吗?

不要难过……你们的相遇是命运,命运不可更改。总有一天你还会和他们相遇,一切将次第发生。




评论(3)
热度(3)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