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天官赐福124】了死结

01

这之所以是个死结,是因为这个情境里的每个人的作为都合情合理。连身在局外的人都不能轻描淡写地说“当初要是……就好了”,更别提当局者们。

就目前来看,悲剧的起源是白话真仙。烂嘴怪死缠烂打,于是师无渡为了保护弟弟而交换了双玄的命格,于是贺玄一家惨死,于是贺玄堕入鬼道修炼成绝,于是地师明仪惨死且被黑水冒名顶替,于是黑水潜伏于上天庭成了风师的挚友——于是有了今天。

昨日因得今日果,这无可争辩,更何况他们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罪孽深重的命丧黄泉,可清白无辜的也魂飞魄散。本来受害人何其无辜,如今为了报复已是血债累累;可偏偏复仇的对象清清白白,平白背上血海深仇。罪魁祸首死了个干净,留下的人相对无言,爱不得,恨不得。

02

师青玄这么个人,如果没被白话真仙缠上,就是一个有钱人家的最小偏怜子。父母双全,家境富裕,上面有个能干的哥哥当顶梁柱,所以就算他不争气、不靠谱也没什么,一辈子总能顺顺当当过去——这一点上他和渣反里的沈垣(就是穿越成沈清秋的那位)差不多。放在人间乃至中天庭,让他平平淡淡过一辈子,他应该能活得顺遂有趣。人间豪侠,天上散仙,不逐名利,逍遥自在。可没有如果,他就是遇上了白话真仙,这直接导致了贺玄的悲剧。

师无渡当初找到贺玄给师青玄换命的时候,主要是想让贺玄挡白话真仙的灾,飞升是顺道的。师青玄这个神官仿佛是白捡的,没想到日后要他还这么大一笔血债。他不知道自己将要为一份对他来说并不合适的馈赠付出血的代价。师青玄不具备成为一个神官的资质,不管是天资还是运道。事实上就连最基本的心性坚忍他都办不到。要知道,上天庭里的诸位各有各的三灾九难,水师、裴茗乃至冒充地师的贺玄个个都是狠茬。若是没有水师,师青玄是进不了上天庭的。用水师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死了你也肯定没法在这世上活了”——他也知道师青玄被他宠得不成器。

和师青玄当了这么长时间的“挚友”,贺玄也该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了。这人没什么心眼,傻乎乎的,咋咋呼呼,不堪大用,偏偏一颗红心货真价实。一口一个“明兄”叫了几百年,就算是死掉的心也很难不被捂热。

所以贺玄给过师青玄机会,他想要把师青玄摘出去,甚至期望他能“帮理不帮亲”,可他还是失望了。本来那一点微薄的情谊就抵不过几百年的血海深仇,现在他终于撕破了脸。贺玄字字句句诛心,师青玄难堪,他自己也未必好受。他这场复仇牵扯诸多,最大的牺牲品估计就是正牌地师明仪——这种恶劣行径一旦做下,他自己也与当日的师无渡并无不同了,不知道他自己内心对此有何感触。还有师青玄,他从头到尾都没提要杀师青玄,虽然可以理解为想让师青玄生不如死,但其中是否存在一星半点不为人道的私心呢?

如果确实存在,希望贺玄给师青玄一个痛快,要么干脆放走要么一刀毙命,看在这几百年份的“明兄”的份上。

虽然理论上水师死有余辜,风师作为恶行的受益者也活该老老实实活着赎罪,可……他毕竟是我们那么喜欢的风师娘娘啊。

当年给他算命的算命先生说他这辈子“一言难尽”,也不知该做何解。只是他短短一生凡人的命格早被换给了贺玄,贺玄死了,不知道还受不受命格的拘束。若是将贺玄的命格还回去——就算不还回去,那他是不是会作为凡人度过区区几十年最后像凡人一样死去?不管结局怎样惨烈,希望至少“不得善终”这句谶言不要应验。

他那样一个人,怎么受得了啊。

03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据说师无渡的名字取自这首诗。为什么一个人知道过河会死却还执意要过河啊?因为别无选择。

他们都被命运逼入了命中注定的道路,别无选择。尽管他们以为自己是在反抗命运,最后却仍然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命运的窠臼,身不由己。

强横如师无渡,便猖狂着死;不甘如贺玄,便力竭而亡。

这死局,唯死可解。

评论(5)
热度(49)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