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鬼白】劫(正文完结)

第十六章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而桃源乡的桃花开得可能更迟一些,不过这个大概是没谁在乎的,毕竟桃源乡四季如春。抽芽、开花、长叶、结果,无间歇地周而复始,让人不禁模糊了时间概念。

有彤云自天际而来,低低掠过十里花丛,过处带起乱红簌簌如雨。一抹白色突兀地撞进了视野,姿态优美的鸟儿收起璀璨的羽翼降落在那跟前。“大白天就醉倒在花丛里,真是堕落啊。”

花阴下的男人闻言睁开细长的眼睛,随手拈去落在自己脸颊上的粉嫩花瓣:“就算你这么说,我可是好好做完自己工作才出来的。良辰美景,赏心乐事,活得久了总该有些美事。”

“你店里的那个孩子真是可怜,天天被你支使得跑前跑后。听说你还克扣人家的工资来着?”

“有好好涨过工资。”男人摸了摸自己头上的三角巾,“所以相应地工作也多了一点,没什么好抱怨的嘛。”

“喂,黑心老板,把你手边的那坛酒给我我就告诉你个好消息。”

“不给,未成年人禁止饮酒。”

“谁是未成年啊?!”顶着一张软萌稚嫩包子脸的小老头儿直接一屁股坐在了白大褂的身边,自说自话地从酒瓮中舀出一瓢酒,“桃花酿啊……多少年头的?”

“不记得了,只是记起好像有这么回事儿就挖出来了……喂,喝了我的酒,说好的消息呢?”

“你的申请被允许了,今后的一百年你照旧可以留在桃源乡,活动范围小了点就是了。毕竟是闭门思过嘛。不过乐观一点想想,一百年对我们而言过得可快了。”

“哦。”

“稍微开心一点啊。”凤凰变戏法似的拿出一面造型简明的铜镜,“喏,白帝陛下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白泽接过铜镜。铜镜的镜背上是古朴的禽兽纹和云纹,镜钮是小小的弓形,入手质感厚重。“昆仑镜?梼杌不是被我封在这里头么?”

“那家伙当然不会封在这种圣器里,早被提出来锁在了昆仑的天池池底。要知道那种家伙活着还好对付,死了变成了恶灵什么的反而麻烦。”

“怎么处理都好,那已经跟我没关系了。”

“不要这么不忿的样子嘛!这面镜子,白帝陛下说,算是对你的感谢,请善加利用。”凤凰竖起食指抵着嘴唇,“我很好奇,你能用这面镜子照见怎样的自身呢?”

白泽翻过镜子,镜面打磨得光滑平整,但白泽只看见自己背后一树灼灼的桃花。

 

 

桃太郎送药回来的时候,白泽正在往桌面上布菜,桌上摆放着两双筷子和两只酒杯,桌脚边有一个贴着红纸的大酒瓮。

“白泽大人,今晚有客人要来吗?”他看着白泽忙碌在锅台边的身影,心里升起小小的安定感。虽然外貌和性格有些变化,但白泽大人还是他认识的白泽大人——就是天天看着他的眼睛觉得有些吓人。

“没有,”白泽脱下白大褂拍了拍手,“因为今天挖到了一坛好酒所以想顺便做些下酒菜。桃太郎君也来尝尝怎么样?”

“好的,谢谢您。”端起酒杯小小啜饮了一口,桃太郎立刻赞叹起来,“好香啊,又香又甜的!好像也不怎么醉人呢!”

“一起留下来喝点吧。”

“不了,真抱歉我今天还有约……”桃太郎有些受宠若惊,但他还是拒绝了。和这么沉默寡言的白泽大人一起喝酒,总感觉那气氛会很可怕啊。“我现在就先走了!”

“那么路上小心。”

桃太郎离开之后,店里一片安静,连兔子们都散得一干二净。白泽拎起酒壶斟满自己面前的两个酒杯,将其中一杯慢慢浇在了地上:“说好再来看我的呢?美酒佳肴,虚席以待,可是你在哪儿呢?”

喝了一杯又一杯,当初埋下酒坛时的憧憬还历历在目,然而现下却品不出期待的滋味。不知喝了多少杯的时候,有人敲门。白泽扬声道:“请进。”

推门进来的是鬼灯,他看到桌上的两只酒杯:“您约了人吗?”

“没有,又没人愿意陪我。”

“那就让我陪您好了。”鬼灯为自己斟满了酒杯,“很香,和以前喝过的味道都不同。是您自己酿的吗?”

“是啊,我亲手酿的。”白泽看着酒杯里晃动的影子,“真奇妙啊,以前你对着我从没有什么好话,一见面总是要同我吵起来,现在居然这么温柔——你是在可怜我么?”

“您很厌弃现在的自己吗?”

“笑话,我为什么要——”

“那就可以了,您不觉得厌恶的话我也不会厌恶。不管您是不是失去神格,您都是我的神明。不如说现在这样最好,您只是我一个人的神,只看着我。我很开心。”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我怎么都不知道你这么擅长花言巧语!”白泽笑了起来,与此相对,他对面的鬼灯一脸正色。

“你要是对女人也这么说话的话,早不知有多少女人直接扑倒你了啊。”

“不可能的吧,因为我一直都只注视着您而已。”

白泽笑得直接伏在了桌子上,手边的酒杯筷子叮叮当当倒了一片:“这样下去我真的要爱上你了啊!”

“您能回应我的话我会很高兴。”鬼灯细细品着杯中色泽红润的酒液,只觉得甘醇的香味下藏着暗暗的甜,甜里又带着微微的酸,让人心里痒痒的。“这个,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呢?”

“是桃花哟~”白泽已经喝了不少,他看上去有些高兴,“你听说过桃花酿吗?在桃花开得最盛的时候把它们采摘下来,浸泡在粮食酿成的酒里,加入蜂蜜和冰糖,再用秘法酿制,在桃花树下埋上数年——就变成这样了。颜色很漂亮吧?”

看得出来白泽已经有些醉了,他的脸颊上已经染上了桃花一样的颜色,这副样子就这么映在了鬼灯的眼里:“啊,很漂亮。”

“你看过桃花盛开的样子吗?”得到鬼灯的肯定,白泽更兴奋了,就连流转在黄金瞳里的光芒也温润了不少,“你们日本总爱在春天赏樱,却不知桃花开得盛了也是很美的。以前我还留在人间的时候,总会在春天去踏青赏桃花——说起来桃源乡的桃花现在开得正好,我带你去看看——”

“好,顺便今天晚上的月色也很好。”

就这样,白泽拽着鬼灯到了白天他挖出桃花酿的地方。果然如鬼灯所说,这天晚上的月亮很圆,万里无云,皎洁的月光就那么洒了下来,笼罩着绵延十里的桃树林。不同于白天所见,夜晚的桃花在温润的月光下晶莹得如同雪剪冰裁,淡淡的绯红从花心蔓延开来。放眼望去,风过处花瓣纷坠如雪,落了他们两人满身,拂去一肩还满,触手是丝绒般的触感。

白泽走在前面,忽然转身朝着鬼灯粲然一笑:“很美,对吧?”

月光打在白泽的银发上,笼上了一层虚幻的光晕。逆着月光,鬼灯看不清那人的面目,但看那双微微弯起的黄金瞳,鬼灯心想,他应该是笑着的。

“真的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盛景呢。”如果可以,请让我将这一幕铭记至永远。

那人穿梭在花树间,步伐轻快。忽然他踉跄了一下,鬼灯连忙上前拉住了他。白泽蹲下身,伸手在地上摸索了一下,低声咕哝:“啊,没埋好啊。”

“什么?”

白泽没理会鬼灯,干脆直接用手刨开松动的土壤。一会儿白泽就把那东西整个挖了出来。

“这是……镜子?怎么会被埋在土里?”

“啊啊,很不得了的一面镜子,不过我不太想看到它来着。”

“比起这个,”鬼灯并没有过多地关注那面莫名出现的镜子,只一把抓过白泽的手,“好好珍惜您自己才更重要。都流血了啊。”

“我才没有那么娇气。”白泽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悦,他挣脱了鬼灯的手,用流血的手拾起了地上的铜镜。

“这面镜子能照见三千世界、过去未来,全看照镜子的人。你照来看看。?”

鬼灯把铜镜翻了过来,镜中是人类男孩儿青稚圆润的脸,背后还浮着几朵青蓝色的鬼火。“看起来能照出真实的自己呢……的确很了不得。”

“看不见,可我在镜子里看不见自己。”白泽的手指攥紧了铜镜,血液顺着铜镜背面复杂的纹路流淌,“我果然讨厌这样的自己。”

鬼灯握住白泽的手,暗暗发力将铜镜从他的指缝间抽出,避免伤口加深:“原来如此,看来喝醉了的您会变得更坦诚啊。以后该想办法更多地灌醉您,看看您直率的样子呢。”

白泽松了手,浑身脱力般倒在了鬼灯的怀里。他的脸埋在鬼灯的怀里,身子微微颤抖着。鬼灯静静抱着他不说话,直到他彻底安静下来。

“白泽先生,迷失自我、否定自我的存在确实是件痛苦的事,如果您在镜子里看不到自己的话,就从我的眼睛里看吧。我来做您的镜子。”

他俯下身,轻吻白泽的发顶。也许是他的动作太大,白泽头上的三角巾落了下来。变故陡生,白泽那如同浸染了月光的银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变成了艳丽的黑色,一直不曾收敛的犄角也慢慢收了回去。

“白泽先生……!”他将白泽拉开一点,看到他脸上未干的泪痕和因为醉酒而有些迷离的双眼——那确实是他所习惯的,漆黑的、温柔的瞳色。

月色之下暗香浮动,那甜美的、温柔的味道渗透了五脏六腑、融进了血液、萦绕在口腔里的每一处——我已经深陷于此、无法自拔了,这是我的劫数,命中注定、无法逃离的桃花劫。

 

 

【Fin】

 

 

P·S:终于赶在暑假结束前写完了,然后一天之内全部放了上来。大概会显得有些仓促,但开学之后会很忙吧……

读到最后的大家,我在此致上谢意。

这是我第一次写完一篇(不算长)的中篇,打出Fin的时候简直一本满足。看着挺长不过大多是对话就是了……本意是想写“帅气的白泽大人”和“黑化的白泽大人”,没想到综合起来就写成了“忧郁的白泽大人”【捂脸    并且鬼灯大人被赋予了“情话十级”的天赋。

灵感来源是某位大大的小条漫。内容大概是这样的,盛装的白泽大人和鬼灯大人掐了起来,而一反常态的是白泽大人居然压倒性地压制了鬼灯大人,画面一转就看见了白泽大人刘海下异化的眼睛,而鬼灯大人在一旁狠狠啐了一声。莫名地虐心但的确很帅(没错我就是觉得被压着打的白泽大人太可怜了)。本来想写白泽大人完虐鬼灯大人的场面但最后还是变成了第三方反派的主场,路线也歪成了玄幻风。

私心里一直很想吐槽白泽大人汉服装扮时头上跟发箍一样的东西(鬼灯大人的冠冕都是系带子的呐)。很想看峨冠博带的白泽大人,无奈手残【残念……要是有大大能画就好了

应该会有番外但不能保证……

评论
热度(65)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