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鬼白】独占欲(《劫》番外)

  • 之前的版本感觉挺粗糙的,自己读着不太舒服,所以做了一些修改。

    在网上看到了一部名叫《爱的独占欲》(作者:北上れん)的耽美漫画,有趣的是百度百科对它的介绍——其中一个角色的CAST是安元洋贵(CV:鬼灯),而另一个角色的CAST是平川大辅(CV:桃太郎)……挺想听听的哈哈

     

 

“白泽小哥真是好久没来了呀!”

“啊咧,是这样吗?那各位姑娘有没有想我?”

“那是当然了,您快请进吧!”

一群妆容艳丽的莺莺燕燕迎了出来,簇拥环绕着笑吟吟的白泽。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儿蹭着白泽佯装嗔怒,颊上的胭脂都在白泽的白大褂上留下了浅淡的一抹绯红,就在她的手快要环上白泽的腰际的时候她的怀抱一空——白泽不见了。

“咦咦咦咦咦咦——!”

盛装的女人们回头一看只见对面店铺烟尘滚滚:“白泽大人呀啊啊啊啊!”

白泽勉力撑着身子从零零碎碎的砖瓦木料里站了起来,不假思索地朝着某个方向破口大骂:“恶鬼你有病吗要吃药吗?!”

“没有,只是条件反射,看到白猪先生不务正业就想诉诸武力的条件反射。”

“什么奇怪的反射!你是LONDON HEART吗?!”

烟尘散去,众人毫不意外地看见以作风强硬、行事理智著称的辅佐官大人和头破血流、表情丧失的神明大人。“这梗您早就用过了,换一个如何?”

“要你管!!顺便我只是路过啊、路过!”

“……您觉得我看起来像是会相信的样子?”

“……”

而后一个月之内,如是场面上演了不下十次。只要白泽前脚到花街,鬼灯后脚立马就会出现,故意或“无意”对白泽进行花式吊打,而在武力值爆表的面瘫冰山大力士·鬼灯面前身为战五渣的白面书生纨绔子弟·白泽毫无反抗之力,每每忍无可忍只能在撂下狠话之后逃之夭夭。

“鬼灯君你怎么了!”阎魔大王惊恐地看着众合花街送来的一笔笔账单,“难道你要对众合花街实行拆迁改建么?”

“并没有那样的打算。大王不必担心,账单我会自己付的。”鬼灯随手掂着狼牙棒,“话说,就是有人缺乏自觉。”

“鬼灯君请你不要恐吓上司好吗!”

 

 

白泽此刻正坐在妲己的房间里,对面一对容貌相异却气质神似的姐妹花正捂着嘴笑得千娇百媚:“好狼狈啊,白泽大人~”

经过十数次的惨痛教训,白泽终于成功避开了鬼灯似有神助的围追堵截——他变化成了一只鸽子,直接扑棱进了妲己的窗台。

“都是那只恶鬼的错!他不是第五殿的第一辅佐官吗,怎么那么闲!以前就很能多管闲事了现在简直翻成了‘爱管闲事’的平方啊!”

“是啊,鬼灯大人他怎么就那么闲呢?”

“鬼才知道啊!而且这段时间那家伙跟吃错药似的,见面二话不说就动手,嘴上毕恭毕敬手下没轻没重……”

妲己和莉莉丝注视着絮絮叨叨抱怨着的白泽。因为情绪激动,那人眉头紧紧皱起,眼尾也高高挑成小小的钩子,可眼睛里却露出与往常不同的奇异光彩。啊啊,简直要闪瞎人眼,这幅碍眼的表情。妲己眉眼眯成了真正的狐狸一样:“先生眼里有桃花啊。*”

“……诶,小妲己你说什么?”

 “我们一族可是很擅长窥测人心的哟,白泽大人。我知道您以博学擅察而闻名,通晓天文地理、精通医学药理。可是您要知道,这人心可比医学药理复杂得多——在这一点上您可比不过我们啊。”

“不如说来听听,你和那一位的事?谁主动的?”

“……就这么毫无障碍地接受了啊!好歹稍微表现得诧异点啊!”

“诶诶,我们早就看出来了呀~我猜是鬼灯大人主动的对吧?”

“啊啊,那家伙向我告白了,就在前段时间。那时候嘴上说得花团锦簇,这才没过多久就故态萌发了啊,那个粗暴的家伙。”

“会为您争风吃醋,说明他是把您放在心里的,这难道不好吗?”

“不好!那只恶鬼的占有欲太强了。”白泽忽然没了抱怨的兴致,他的表情有些凝重,“我并不是他的所有物。即使答应他的请求、回应他的心情,我仍然是自由的。他总是不问青红皂白就对我动用暴力,是吃准我不会还手还是觉得我压根不会介意?无论是哪一种,被吃得死死的感觉都糟透了。”

“啊啊,这话听起来真是……想必您是不曾认真地爱上过谁或被谁爱上吧?”

“我是博爱主义者。”

“哈哈,还真是相似呢。那天鬼灯大人也说了这样的话,不得不说他其实挺了解您的。”

“他来过你这里?真稀奇,他也会来买醉么?”

“并不是,是情感咨询哟,所以人家在酒钱的基础上加收了心理咨询费。”

“……他会乖乖挨宰我也是挺诧异的。”

“哎哎不提这个了~你确实不曾对谁产生过真正的恋慕之情吧,又或者以你神明的身份很难理解这种情感,不然也不会说出这种话。”莉莉丝的指尖牵引着烟枪里袅袅飘出的烟雾,飘摇不定的雾气随着指尖勾画渐渐出现了一个小巧的酸浆果实,“你说他的独占欲太强?他的话也许会比普通人更严重一点,不如说这就是他表达爱意的方式——回应他的心情同时就意味着接受他的束缚。恋情和私欲从来都是暧昧不清的,再自信、再成熟的人都不可能从心底消灭自己的占有欲,正如‘嫉妒’‘贪婪’是人类生而有之的原罪。”

 “他曾是人类,人类的本性仍深植于他的内心。再说,像你和他这样的身份差异,他会害怕失去你是很正常的——试想某一天,他的身边出现了向他示爱的女性或者他为之倾心的女性,你会有什么感觉呢?”

“……”

“你大概不会在乎吧。因为你的博爱,所以你眼中的众人是一样的;而他不一样,在他的眼中,你是独一无二的。‘你不属于他’,这样的不对等只会刺激他的占有欲。”

白泽沉默不语。

莉莉丝抚弄着自己涂了炫目色彩的指甲:“人会因为被重视而感觉到自己是被爱着的,也会有因为自己被束缚而感到安心这种奇特的情感。别西卜当初是在与我协定尊重我的本性的情况下与我结婚的——他一早知道他并不能独占我,他对我而言不过是众多‘优秀男人’中的一个。可他不在乎。对他而言,征服我、驾驭我是一种荣耀,我之于他和那些昂贵珍奇的饰品没什么区别。相形之下,有人在乎你心意的归属、在乎你眼光的停留、在乎你态度的转变,视你为这世间的独一无二,就算手段简单粗暴了点,你又忍心辜负他的心意吗?”

“说白了不就是那个恶鬼在吃醋么……不要说得我好像负心汉一样!”白泽似乎有些头痛,他揉着眉心,双手挡住了脸,“那天在花街我真的是路过被搭讪,还没来得及拒绝那家伙就把我摔出去了……”

“那也是因为你有前科嘛~所以之后的算是报复咯?”

“……”无可辩驳,白泽默默扭头。

 

 

一天的工作时间结束了,鬼灯例行检视完成之后走出了阎魔厅。经过庭院走廊的时候,余光的姹紫嫣红中夹杂着一抹突兀的白色。

“白猪先生?”

“好好叫我的名字啊。之前的温柔体贴都哪里去了!”

“您才是,之前的高贵冷艳哪儿去了?”

“意思是现在我很low吗?!”白泽觉得自己真的是只要跟鬼灯开口交谈三句之内必定要暴躁,然而想到来意他的怒气奇迹般地消退了。

“我可是什么都没说啊。您呢,来阎魔厅做什么?”

“来看你。”

“啊?”鬼灯脸上的质疑明白得只差白纸黑字写下“不信”了,“从花街过来顺道的吗?”

“啊啊,顺路。”

鬼灯的表情一下子坏掉了,眼看手指蜷曲下意识寻找狼牙棒。

“敢动手的话,当心我再黑化给你看。”

鬼灯手上的动作立刻停止了。他想起那天独自一人时对白泽许下的诺言,尽管当时白泽并不在,但他觉得白泽就是听见自己的承诺才会回来的,不然哪里有那么巧呢?他刚刚许下诺言睡一觉白泽就回到了他的生活中。

违反诺言的话他就会再度离去,鬼灯似乎从白泽的话里听出了这样的意思。他有些惴惴不安,即使每天看见那么多亡者在世时许下海誓山盟再毁约也照样活蹦乱跳地活到七老八十,但他突然很害怕神明会因为他违反誓约而令他得而复失。

但白泽并没有注意到鬼灯的惴惴不安,他正注视着庭院里摇摆如波浪起伏的金鱼草田。“就算能自愈,不代表不会感到疼,所以那天你突然对我动手我很生气。”

“那还不是因为您太不检点。您就是来抱怨的么?”

白泽没有回头,好像突然觉得那片金鱼草田是地狱胜景:“有意思。你是把我当女人吗?”

“……并没有,我从不动手打女性,亡者例外。”

“理所当然地宣示主权、理所当然地把我当作你的所有物,你难道不是这么做的?”

鬼灯无话可说,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但他下意识地觉得不能承认。“不,我只是希望您可以专注一点而已。”

“啊,这就糟糕了。自古帝王都想我只停留在他们一人身边,可从未有人如愿——这可怎么办呢?”

又出现了,那种无力感,那种只能仰视而不能触摸的距离感。白泽的话清楚而准确地命中了鬼灯内心的恐惧,他艰难地思索着措辞:“这不是一回事,我和他们也不一样……不是吗?”

小小的反问明显底气不足。白泽背对着鬼灯,可以想见他短刀似的眉毛因眉头皱起而几乎碰到一起的样子。

想到这里,白泽无声地笑了起来:“但是,我的目光可以只为一人停留,我的心意可以只交托给一人,我可以用我的余生陪伴一人——我仍是自由的,那也是我自由的一部分。”

鬼灯心里的寒意在听到这样的宣言之后忽然就被驱散了,他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白泽的背影。如同地狱里的亡者见到佛祖救赎的光芒,他一步步走向那个白色的背影:“对不起,我……那么其实您是来解释的吗?”

“不是!我为什么非得向你解释……”就在白泽觉得气氛立破的时候,他感觉鬼灯紧紧地抱住了他,“你……”

鬼灯从后面一把抱住了白泽,把头轻轻抵在白泽的肩上:“对不起,我只是害怕您会离开我而已。因为您总是注视着太多太多,我只不过是芸芸众生里的一个而已,不做些什么我怕您总有一天会遗忘我。”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才不是芸芸众生的一员,你是恶鬼!”感觉到猛然僵硬的怀抱,白泽的话音低了下来,“你是独一无二的,地狱第一的恶鬼啊。”

最后的话音温柔得已近乎叹息。

“那就请好好接受我的爱意吧,白泽先生。”

“等等你要干什么!”

“您身上又是一股脂粉味!”

“说了不准动用暴力的狼牙棒给我放下!再不住手我要翻脸了、真的会翻脸哦!”

不远处起伏的金鱼草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嚎叫。

 

【END】

 

P·S:我觉得别西卜其实挺萌的,这里剧情需要黑了他一下真是抱歉~

*:“先生眼里有桃花。”引用自水心沙大大的长篇小说《宝珠鬼话》的番外《人面桃花》。炒鸡萌这一句啊!

 

评论(4)
热度(61)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