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温柔而愚蠢罢了

    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你要记得,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而刀尖须得永远向前。 ——Priest《有匪》


看《天行九歌》的时候想到了上面这句话。

流沙建立之初的成员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在《秦时明月》里见过的老熟人。如果有出场却没在正传里露面的,那八成是已经扑街了。

《天九》跟正传不是一个风格。《秦时》像是夜色褪去后显露出的断壁残垣,真实而残酷,身处其中的人们或许艰难但仍怀有希望,毕竟只要人还在废墟也有重建的一天;而《天九》更像是午夜时分一个华美瑰丽、妖冶诡异、蛊惑人心的梦境,它在最浓重的夜色里绚烂绽放,但残夜将尽之时,梦再怎么精彩都是要结束的。

《天九》里的美少年美少女乃至青年女青年们,一个个风华正茂智勇双全,目睹国家孱弱君王昏庸权臣当道,于是踌躇满志地准备大干一场,破坏腐朽的现状,自己制定新规则,以此建立一个更合理的新世界。为此他们建立流沙,在遵循自己原则的前提下,一次又一次“以武犯禁”。主角团不择手段想要打倒一手遮天的姬无夜,跟反派大Boss手下的小弟们斗智斗勇,一步步险象环生——这样的剧情看起来是不是很眼熟?

在墨家机关城里天明少羽高月大概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对抗流沙的。没错,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对于当初流沙的成员们——卫庄、红莲、白凤——来说,姬无夜不就是一座仰望起来难以攀越的高山么?姬无夜的阴影笼罩在他们所有人的头上,而他们若想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不得不倾覆姬无夜。他们办到了。当他们在江湖里行走了这么些年之后,他们饱经风霜,都长大了,不再是当初那些少不更事的年轻人。这时候他们应该都明白了,他们当初花了大力气打倒的对手跟他们并没有太大不同,那些在他们眼里罪大恶极的人也有过血气方刚、豪情万丈的时候,而他们,也有一天会变成他们当初讨厌过的样子。

想象卫庄跟天明同框会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天明第一次见卫庄的时候,他看卫庄正如年轻的卫庄看姬无夜,大概都有一种“啧这人怎么这么差劲我才不要变成他这样”的心理活动。卫庄听天明在盖聂身前对他拔刀相向时一通声讨,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感触。不知不觉中他们竟成了新的“不可攀爬之山”,嫉恶如仇的年轻后辈们已经像曾经的他们一样,握紧刀剑积蓄力量准备反抗。像是时光的恶作剧。

世事来而复往,天明他们总有一天也会长大,当他们成熟到足够理解世事艰难的时候,又会怎么评价流沙和卫庄?

【End】

存张二叔年轻时候的图片,真的是(阴沉着脸的)美青年啊。时光是把杀猪刀

评论(7)
热度(13)

© 旧梦青蓝色 | Powered by LOFTER